天與地 – 羽生結弦

「我已盡了全力,也因為開始的兩次失誤,才會有了天與地的故事結果」

羽生結弦

1467年-1615年, 戰國時代的日本,應仁之亂之後幕府的中央政權開始衰敗,沒法號令天下,各地方的將士乘勢而起。

時代造英雄,出色的武將英雄都各據一方,最出名的可以說是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武田信玄大敗德川家康後,締造了武田超級軍隊。軍事能力卓越,有日本「戰國第一名將」,「戰國第一兵法家」 「軍神」之譽。

另一個著名戰將就是上杉謙信, 在武田信玄最強盛的時期,他是唯一能與武田信玄相抗衡的大將,上杉謙信被譽為「越後之龍」又是「戰神」。上杉謙信一生經歷過 70 場戰鬥,43勝,2敗、25平手。即使曾和武田信玄爆發5 次 「川中島之戰」,兩人最後皆未分出勝負,由此可見軍神與戰神的大戰都是旗鼓相當。

歷史記載上雙方的戰術層次,由伏擊,陣型,戰法等,都明顯超出日本其他軍閥很多,所以二人的事跡一直流傳至今,家傳户曉。

1969年,NHK製作了一套大河劇名《天與地》(天と地と),主旨就是上杉謙信的一生,劇中沒有把70場戰役也包括在內,不過就有與武田信玄鬥得難分難解的川中島之戰。

此劇雖然改編歷史, 很多日本歷史學家也認同戰神上杉謙信,一生光明磊落,他篤信佛教四天王之一的多聞天王,也就是日本七福神之一的毗沙門天,所以每次出兵都是高舉毗沙門天的毗字軍旗。

雖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的每場戰爭都是以義出兵,絕不為擴張領土,這份胸懷吸引了一批猛將謀士和他一起打天下。

上杉謙信的名言是:「武運在天,鎧甲在胸,功勳在腳下! 」 意即武道和運氣由天決定,鎧甲穿在身上,功績踩在腳下。因此日本史學家說在殺伐無常,狂爭亂鬥的戰國武將中,上杉謙信是尊神佛,重人倫,尚氣節,好學問的高節之士。

川中島之戰中,武田信玄看中上杉謙信家族駐領的越後之地,肥沃宜農。 上杉謙信𡚒力保衞,然而武田信玄貴為軍神,善於謀略。在戰役中,上杉謙信雖是戰神,但心理上也經歷了迷茫,困惑。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杉謙信更試過逃避,由退縮到向前踏出,他衝破了自己的一些念頭,堅決地迎難而上,終於成熟起來。

劇中,上杉謙信是一個正面角色,而武田信玄則是反面。

他們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又可以說沒有地,又怎能看到天,沒有武田信玄,就迫不出上杉謙信的堅定。

十多年的交戰難分難解,武田信玄為的是野心,他欲統一天下,結束亂世,而上杉謙信從不顧及什麼領土擴張,所以有現代學者評論上杉謙信的軍事欠計謀,亂打一通,嬴是贏但就忽略一個大局觀。 然而,又有歷史學者認為上杉謙信的戰爭大都是仗義相助,不求功名,沒有成為天下霸主之意。

日本成語 「給敵送鹽」 (敵に塩を送る)意指幫助陷入困境的對手。此典故就是來自上杉謙信和武田信玄。 聽説武田信玄的領土嚴重缺鹽,上杉謙信沒有乘他人之危,落井下石,他不阻礙自己地方的商人運鹽到武田家的領土販售。雖渉及金錢買賣,但若要致敵於死地,就不會賣出一線生機。

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可謂惺惺相識,武田病逝前囑咐兒子武田勝賴,假若日後有危難時, 務必向上杉謙信求援。賣鹽的事和種種,令武田信玄發從心敬佩上杉謙信的為人。

武田信玄並沒有看錯人,武田信玄死後,上杉謙信痛哭,更沒有趁喪攻打武田領土國,從此以後,再也不對武田家用兵。

欣賞上杉謙信的人,不止武田信玄,還有2022年北京冬奧男子花式滑冰其中一熱門,在日本有「冰王子」美譽的羽生結弦(Yuzuru Hanyu),他是2014年及2018 年冬季奧運會二連霸, 日本花式錦標賽四連霸,出賽連連,大多凱旋歸來。

古代的上杉謙信是「戰神」,當今羽生結弦也是一名「戰神」 ,可能偉大的人總會經歷一些苦,巧合地上杉謙信和羽生結弦的心路歷程也是一波三折。

2022年的冬季奧運會,羽生結弦自選了以上杉謙信為主軸的大河劇音樂《天與地》(天と地と)為比賽曲目。 很多人會認為演譯一代戰神應是殺氣騰騰。羽生結弦在一訪問說「希望用我的柔和愛去表現故事的銳利」

羽生結弦一出,婉若游龍,翩若驚鴻,優雅纖瘦的他在冰上滑行,舉手投足像一首柔情似水的詩,柔中帶剛,又綿裡藏針。編舞設計包含了1個難度超高的阿克塞爾四周半跳 (Quad Axel)又稱4A, 即是用右足前外刃起跳,起跳時向前滑行,左足刀齒不點冰,在空中旋轉1620度後,左足後外刃落冰,右足不接觸冰面,然後向後落冰再滑行。

此個跳躍動作從未有選手常試,因為難度非常高,此動作要有足夠騰空時間,起碼離冰面51 厘米,要比平常跳躍動作高,但礙於溜冰鞋是十分沉重,跳起後又要在0.7秒內,完成四周半的旋轉動作,再精準著地,穩住腳步,向後滑行才算成功。

有物理學家評論此動作的著地重力,約是選手體重的 7 倍,在高速轉動後,立時承受如此的重量再站好,殊不簡單,而且選手要經過長時間訓練,每天數以十次的練習,日積月累下,著地的腳會有骨折風險。

我相信羽生結弦在訓練時是成功過,要不然他不會把此跳躍加進比賽編舞,可惜在奧運比賽的關鍵時刻,2次的空中旋轉四周半跳時失敗摔倒,不但無法完成3連霸的美夢,更位列第4,無緣獎牌。

羽生結弦摔倒時,全埸鴉雀無聲,心中概嘆美麗而勇敢的天使,無情地被什麼絆倒,夢想破滅。然而羽生結弦的心理素質非常強,他很快就調整心態,於平靜如鏡的冰面,時而完美蹦跳,又時而柔軟滑翔。

羽生結弦正在享受冰埸的每一刻,為大家展現一代戰神上杉謙信的胸襟和氣魄。 殺那間,戰神其心相通,凜凜正氣, 不求功名,只為心中的理想。

假若羽生結弦欲成就冬奧三連霸的美夢,他大可放棄4A跳躍,降低難度, 平平穩穩已足可拿下獎牌。

23歲來自仙台市的羽生結弦,17歳那年經歴過311地震,當時他就在仙台練習滑冰。天災令他家的房子遭到破壞,滑冰場的下水管也因此爆裂。

他曾想過放棄滑冰,接下60多場商演,又發行個人寫真,眾人嘲諷他作秀賺錢,其實他把所有酬金都捐贈給仙台賑災及重建冰場。

羽生結弦在一訪問表示:「過去的日子,我經歷了許多,幾乎活成了漫畫主人公的人物設定,受傷,再受傷,甚至在奧運會前三個月,我的腳還受了重傷。我是人,不是什麼神,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感覺不可思議。」

在世界大賽馳拼的選手,全部皆是頂尖運動員,但羽生結弦的表演總是感動。2016年波士頓世錦賽,羽生結弦為冰埸世界帶來《天地安魂曲》,故事主旨就是獻給311大地震的災民,願生者堅強,往生者安息。

那是一場觸動人心的冰滑,羽生結弦演繹得淋灕盡致,他的柔軟觸動人心。把悲傷抱於懷中,冰鞋像刀般劃在冰面,一下深入肺腑。隱忍着,慢慢地向外輕滑,傳遞出一份寧靜和希望。

無疑是悲傷的,是不能忘記,不能抹去的生命, 但是願生者憑意志繼續向前,靈魂安渡奈何橋。羽生結弦完結時,淚流披面,其實冰鞋中的雙腳已遍體鱗傷。痛是什麼, 生命撕裂的痛比任何事更沉重,只有以仁愛為心的人才能明白。

說起311 地震,難度極高的四周半跳 (4A) 就是羽生結弦重回訓練埸的第一個練習,他視4A為一埸重生。

日本傳媒用「一生懸命」 (人生をぶら下げる人生)來形容羽生結弦對於花滑的態度。意即拼盡一生,用全部力量去做一件事。羽生結弦就像戰士一樣,命運一波三折,但他沒有放棄,獎牌在他來說不是目的,他愛滑冰,他愛仙台,他想把日本311的傷痛和堅強在世界冰台上滑出一個故事。 上杉謙信的精神亦如是,仁愛重義,上杉謙信從來沒有統一天下,只求無愧於心。

羽生結弦在冬奧賽後含淚對滑冰場鞠躬告別,嚥下涙水對國際傳媒說「我已經拿出全力了」。

「我犯了一些錯誤,但我向人們演出了我的故事,我想,錯誤是我故事的一部分,但我還是為此高興。」

「也因為開始的兩次失誤,才會有了天與地的故事結果」

照片從羽生結弦的fanpage 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