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記著烏克蘭有個澤連斯基

2022年2月24日 (星期四)

BBC說

“Russian forces launch a full-scale assault on Ukraine, with its military attacking the country from the north, east and south.”

同一時間, 世界多個媒體也在報導烏克蘭遭到俄羅斯的全面入侵。 首都基輔傳出多下爆炸聲,烏克蘭官員稱俄羅斯對該市進行了導彈襲擊。首都基輔至少一棟公寓樓嚴重受損,全市宵禁。

開戰首日烏克蘭已經有137個平民和士兵死亡。

這137個人是怎樣陣亡呢?

當俄軍侵略烏克蘭時, 南部黑海是主要戰場之一,黑海的西北部,鄰近多瑙河(Danube)的出海口,有個地方叫蛇島(Snake Island,Ostriv Zmiinyi),是烏克蘭領土,面積僅約0.17公里,僅有少數居民,但戰略地位非常重要。

俄羅斯第一天進攻,2艘俄羅斯黑海艦隊(Black Sea Fleet)軍艦莫斯科號(Moskva)與瓦西里・畢可夫號(Vasily Bykov)逼近蛇島。

據CNN 拿到的一音訊檔案,俄軍軍官對駐守島上的烏克蘭國家邊防軍(SBGS)喊話:「這裡是一艘軍艦,這裡是一艘俄羅斯軍艦,我艦建議你們放下你們武器與投降,避免流血跟不必要傷亡。否則,你們將遭到轟炸。」

烏克蘭士兵聽到後,似乎告訴同袍 「就這樣了」,同袍之間討論一下 「好不好回他Fuck Yourself ,「好呀!免趕不及」 烏軍即昂然回罵 「Go Fuck Yourself」 俄軍隨後開火,13位邊防軍官兵奮抗到最後一刻,軍人連島上居民共137名身亡。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今日表示,全體邊防衛兵英勇陣亡,卻都沒有一個放棄,將獲追授「烏克蘭英雄」(Hero of Ukraine)稱號。

2022年2 月25日
根據General Staff of Armed Force of Ukraine 的FB, 和Twitter, 俄軍已從多個方向入入侵, 其中皮里柯普地峡 (The Isthmus of Perekop) 是一條連接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 和烏克蘭主要地方的窄長陸地。

此地有一條橋,名Henichesk bridge, 為了防止俄軍藉此通道推進,及令烏軍能有足夠時間部署及防禦,必須炸毀此橋。烏軍的工程師Skakun Vitaliy 自願執行此項任務,他單人匹馬去到橋的中央,放下炸彈引爆炸,可惜沒有及時逃離,最後連人帶橋一同葬身瓦礫中,他的最後通話表示 「正在炸橋」。

烏克蘭武裝部隊於帖文附上烈士的照片,並加上蠟燭以示悼念。軍隊表示:「當我們仍然活著,我們便會戰鬥到底!」

戰鬥到底的除了眾多烏克蘭軍人,還有防空洞下的人民,很多平民自制氣油彈,自備手槍,保衞意識極濃。當然也有烏克蘭人選擇離開,公路上有長長的車龍,市內汽油也賣光了。

BBC烏克蘭語組編輯,駐基輔,瑪塔·肖卡洛(Marta Shokalo)在 《此刻這裏沒有安全的地方》一文表示, 就算選擇出城離開,此段路程也相當危險,交通嚴重堵塞,有機會未到目的地已耗盡汽油。

她說「火車還在運行,很多人在搶購車票。澤連斯基總統發佈戒嚴令後,烏克蘭領空已經關閉。
被摧毀的不僅是軍事目標,而是全國各地許多城市的居民住宅受到直接打擊。俄羅斯的轟炸範圍覆蓋烏克蘭全國各地,即使在靠近波蘭邊境的利沃夫,今天早上也有警報響起,一位同事不得不躲進防空洞。還有一位同事帶著他的家人離開了基輔,希望能躲避來自空中的襲擊。鄉村或許比城市更安全,但是這個國家北、東、南三面遭受襲擊,現在已經沒有一處堪稱真正安全的地方了。」

全民皆兵的同時也是全民皆懼。

據說俄軍已進佔烏克蘭以北大約十公里的地方,也佔領基輔西北的一個機埸。

烏克蘭戰火硝煙,縱使抖著腳,也頑強抵抗的還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假若俄羅斯完全拿下烏克蘭, 他和他的妻子,一兒一女,必定會被俄羅斯清算。

澤連斯基說:「根據我們的訊息,敵人將我標記為第一目標,我的家人標記為第二目標。他們想透過摧毀國家元首,從而在政治上摧毀烏克蘭。」他強調,自己和家人跟其他人一樣會在政府部門大樓中,堅守烏克蘭。對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 表示為澤連斯基的安危感到擔憂。

布林肯的擔憂,又有何用? 美國,英國,德國,甚至北約也不做任何事,口𥚃說站在烏克蘭一方 (Stand With Ukraine) ,身體卻很誠實。

如果我們每人唸數小時經,祈禱,或在臉書改一下自己頭像為烏克蘭國旗就能化干戈為玉帛,保住烏克蘭,你說多好。

2月25日,澤連斯基在FB 發佈短片,疲憊地表示,「我們被迫孤軍奮戰,保衛國家,誰準備與我們並肩作戰?老實說,我沒有看到任何人。」

「其他國家害怕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誰準備好保證烏克蘭加入北約?老實說,每個人都害怕,我詢問了該州的所有合作夥伴是否與我們在一起。他們和我們在一起,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讓我們與他們結盟。」

澤連斯基表示,他自己今天問了歐洲27位領導人,烏克蘭是否會加入北約

「我是直接問的,每個人都害怕,不回答,但我們不害怕,我們什麼都不怕。」

「我們不怕俄國,也不怕和俄國對話,什麼都可以談,包括安全保證和中立地位。但是我們不是北約成員,我們能有什麼安全保證?哪個國家能提供?」

對於澤連斯基,我是敬重的,不熟知他的內政能力如何,但大敵當前,他顯示出他是一個人! 在俄羅斯入侵前,他不斷遊說,四出尋求外國支持,難道他不知道世界講求利益,不求道義嗎? 如果平民如我和你都知,就算他是喜劇演員出身,也不會不明此 「世情」。

為了化解敵國對烏克蘭的虎視眈眈,跟俄國建交做過了,而且一直也在做。為了國家的獨立性,自己不強,唯有孤注一擲 ,希望加入北約。

尋求外援,加入北約的地方,烏克蘭不是第一人,地理位置上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接壤的立陶宛,從前和鳥克蘭一樣是前蘇聯加盟國。2004年,北約就承認立陶宛為北約成員國。為何立陶宛可以,而烏克蘭不可以?

今日中文報章,有評論揶喻澤連斯基「來不及了!」「敢得罪普京,不自量力」 更有說他錯靠北约。

北約的確是靠不過,現實已擺在眼前,但烏克蘭為何想加入北約,不是烏克蘭的野心,而是一種自保策略,希望能「有幸」交到保護費,可以得到一種「保護」。

每個地方的歷史和地理位置是人民沒有選擇的餘地,保衛烏克蘭免受敵侵,保持與鄰國(俄羅斯)的權力平衡,加入北約是唯一一個選項。

至於因此而「挑釁」普京,很多烏克蘭人甚至全世界連日「觀戰」得咬牙切齒的人也明白,此乃借端生事的最佳藉口。

24日, 俄羅斯正式出兵攻入烏克蘭之日, 電視上澤連斯基以一個普通烏克蘭人的身份對俄羅斯人說:

「我們今天聽到了什麼?不僅是火箭的爆炸聲、戰鬥聲、飛機的轟鳴聲。這是一個新的鐵幕降下的聲音,將俄羅斯與文明世界隔開⋯⋯⋯我們看到,許多俄羅斯人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感到震驚。一些俄羅斯人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呼籲,他們反對這場戰爭。我們看到了這一點。但俄羅斯聯邦的領導人不太可能看到這一點。

澤連斯基向俄羅斯人呼籲:「所以請你們。 如果你聽到我們的聲音,如果你理解我們,如果你明白你在攻擊一個獨立的國家,請到廣場上向你們國家的總統講話。我們是烏克蘭人。我們在我們的土地上。你們是俄羅斯人。現在你們的軍隊發動了一場戰爭。在我們國家的戰爭。我非常希望你能在紅場或你們首都莫斯科、聖彼得堡和俄羅斯其他城市的街道上的其他地方發言。不僅是在Instagram上——這非常重要。」

俄羅斯人也有反戰的

23 日,在俄羅斯全面進攻的前夕,在聖彼得堡,一名俄羅斯人站在繁忙的人行道上,舉著一幅俄羅斯最著名的反戰畫作——瓦西裡·韋列砂金的《戰爭的神化》 (The Apotheosis of War)的複製品。

畫中是烈日炙烤的田野上的一堆骷髏,這位19世紀的畫家將這幅作品獻給「所有偉大的征服者,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俄羅斯在線雜誌《Kholod》發起了一項名為「我不沉默」的社群媒體活動,鼓勵讀者說出他們為什麼反對戰爭。以太幣的始創人,加籍俄羅斯人Vitalik Buterin 表示自己反對俄羅斯攻打烏克蘭。

普京宣稱入侵烏克蘭得到了俄國的普遍支持,然而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就報導在莫斯科普希金廣場(Pushkinskaya Square),數以千人在吶喊著反戰口號,並高舉烏克蘭國旗,他們高呼「不,不要戰爭!」受訪的一名匿名男子說:「今早我覺得很羞愧,但至少我不會因為來到這裡而感到羞恥。」

俄羅斯人的憤然示威不果,在鐵腕下1700人被捕。

25日, 澤連斯基卸下西裝,以簡單圓領軍人綠的T 恤透過視象,向烏克蘭人交代事態進展。 他一直以來沒有迴避,他生於烏克蘭的東北面,親俄勢力很強的地方,說得一口流利俄文,但他熱愛烏克蘭,是個頂天立地的烏克蘭人。

幾日前烏克蘭獨立記者Olga Rudenko 就在New York Times 撰文,道出澤連斯基以往在位總統時,缺乏能力,敗政叢生。剛上任時有七萬人叫他下台,他背後的大金主,就是烏克蘭最富有,也是最腐敗的寡頭之一,也就是1+1電視(1+1 TV)頻道老闆柯羅莫伊斯基(Igor Kolomoisky)。

在位期間他提出的「去寡頭化」的運動,目標是限制非常富有者的影響力,成效一直未如理想,有違他在競選時做出了承諾,打貪方面也沒有取得任何進展。根據透明國際的數據,烏克蘭仍然是歐洲第三最腐敗國家等。

此烏克蘭記者Olga Rudenko 做足傳媒第四權的角色,她紀錄,她寫下,她監督。 一個如此嚴厲的第四權桿衞者,今日在其Twitter 道, 她相信總統澤連斯基曾犯錯,而他會繼續犯錯,但是今日總統展現了令人尊重的烏克蘭人氣魄。

是的!他一直與烏克蘭人同在

26 日,剛剛新聞報道瑞典和芬蘭已作好幫助烏克蘭的作戰準備,然而北約未有指示。同時,普京對瑞典及烏克蘭發出軍事警告。

願烏克蘭一切安好,此時此刻,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英雄,他們不止是一個數字,一個名字。每人皆是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包括那個由法律系畢業而走上喜劇演員的總統,內政能力未必盡如理想,但他是一個真烏克蘭人- 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對「只是想記著烏克蘭有個澤連斯基」的想法

  1. 是啊!
    看到有些媒體文章在諷刺澤連斯基
    我也覺得沒有良心沒道德!
    以兵力來說烏克蘭確實遠不如俄羅斯
    想打贏的機率相當渺小
    但澤連斯基在國難當前還是相當有擔當的
    而且他說出了很多國際政治上的真話
    道出小(弱)國被世界大國利用的悲哀!
    天佑烏克蘭
    但願國家人民的損失能降至最低!
    世人也都應該睜大眼睛看看所謂的這些大國以及聯合國機構
    又是自詡為正義代表的一方
    是如何在一旁冷眼靜觀!

  2. 我想起在西方音樂史所學到的基輔公國和上個世紀所謂的「俄國作曲家」寫的有關基輔的樂曲… 然後,我想到在噶千寺認識的烏克蘭佛友們。 佛友們專注持念著蓮師祈請文… 在自己的國家,艱困的守城,虔誠地在佛的臂彎裡離開這個醜惡的人間…
    那些取笑調侃烏克蘭狀況的人,無法體會大難臨頭的恐怖感,但願他們自求多福,祈禱他們自己永遠不會碰到相同的狀況。
    如果獨裁能夠受到輿論制裁,如果獨裁對天理能夠心生恐懼 (即使只有一點點),那麼趕快停止侵略與迫害。 可以理解政治人物無法對烏克蘭的處境做出大承諾,因為他們也許要保護自己國家的人民,但是民間的力量遠比政治力量強大(我如此相信著),這一切仍須仰賴民眾的醒覺為基礎。 或許我仍然太理想化,看不穿人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