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永劫回歸 – 烏克蘭

此篇寫在香港時間2022年3月1日晚的11:26pm,根據Kyiv Independent (位於基輔的獨立報),4分鐘前俄羅斯再次空襲基輔,此次的目標是電視廣播塔。

俄軍前日先說不會空襲民用基礎設施或住宅建築群,可是一到入夜俄軍就不斷空投火箭炮及巡航導彈,3月1日,兩枚俄軍導彈就炸毀咗Freedom Square,幾十個平民喪生,佢哋當中包括16 個小朋友。

烏克蘭總理澤連斯基昨日簽署申請加入歐盟請求後,今日(1日)在歐洲議會以視像發言

「你們能否想像,兩枚巡航導彈擊中了自由廣場,十多人被殺,這就是自由的代價,而我們正在為我們的土地和自由而戰。儘管我們所有主要城市都被堵,但沒有人可以再進來干預我們的自由,相信我,所有廣場,不論它們原來的名字是什麼,今天都是『自由廣場』。」

「我們渴望看到我們的孩子還活著,這要求不過份吧?然而,昨日有 16 名兒童被殺,然後普京又會說,那是因為我們偷偷進行一些秘密軍事行動。請問這班孩子參與了什麼軍事行動?他們駕駛了什麼坦克?兩枚巡航導,單是一天,就殺了 16 人。」

「沒有人可以打倒我們,因為我們是烏克蘭人。」

「沒有你們,烏克蘭是孤獨的,我們已經證明了我們跟你們是一樣的,所以,你們也證明你們與我們同行、不會放棄我們、證明你們是真正的「歐洲人」吧。然後,生命會戰勝死亡,光明會戰勝黑暗。願榮光歸鳥克蘭 (Glory to Ukraine)。」

此場發言,我在BBC收看,歐盟的英文翻譯員,一面翻譯,禁不住哽咽。 澤連斯基的演說能力實在很好,歐洲議會27個代表成員無不起身拍掌。

根據The Guardian 的報導,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 在3月1日前往了波蘭和愛沙尼亞,和兩國的領導人會面,在波蘭的首都華沙,他出席一個記者答問會, 一個來自烏克蘭基輔的反腐機構行政總監,花了幾天時間跨越邊界,來到波蘭,就是為了當面質問約翰遜。

她說烏克蘭的婦女,小孩,每一分鐘也受到俄羅斯的飛機彈,巡航導彈威脅,俄羅斯不停在空襲,在民居,在婦產科醫院,在大學區等。

質問約翰遜的烏克蘭反腐組織女總監提出當年烏克蘭簽署了《不擴散核武條約》,英國和美國當年帶頭遊說,保證烏克蘭的國土安全和獨立性,來換取烏克蘭放棄所有核武計劃,

然而現在烏克蘭的上空被不停轟炸,烏克蘭人要求領空實施禁飛區(no fly zone)讓北約戰機部署到烏克蘭領空,以阻止俄羅斯空軍入侵,但北約堅決反對,因為不想與俄羅斯正面抵抗,和避免把俄羅斯的戰機擊落而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烏克蘭女總監激動地表示,首相先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不過受難的是烏克蘭人,烏克蘭婦孺。你今日選擇在波蘭了解情況,為何不選址基輔,因為你驚慌,because you are afraid!

當你說英國會制裁俄羅斯商人,但首相先生,俄羅斯寡頭,英格蘭球會車路士足球會老闆,Roman Abramovich 未被制裁,他現在身處倫敦,他的子女在倫敦,不受任何炮彈威脅, 其他的俄羅斯富商,他們都已有德國籍,英國籍⋯英國對俄羅斯富商的制裁暫時只用在俄羅斯排名第六的富商Gennady Timchenko, 和Boris and Igor Rotenberg, 基本什麼也沒有用,什麼也幫不上。

烏克蘭人所受的苦是那麼無助,任何烏克蘭人也隨時能哭出來。

俄羅斯的大軍不敵,就猛然空襲他國是有歷史前科。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 當時的蘇聯(現今的俄羅斯)向芬蘭發動了冬季戰爭,起因是蘇聯覺得芬蘭的地理位置跟蘇聯第二大城列寧格勒(Leningrad)只有32公里之遙。 蘇聯覺得芬蘭在獨立過程中與德國關係密切,把芬蘭視作有可能幫助德國入侵蘇聯的幫兇。

芬蘭在戰事前已不斷以外交談判來釋除蘇聯的疑慮,1938年蘇聯的使節來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與芬蘭人討論「交換土地」的事宜。

蘇聯為了保證列寧格勒Leningrad的安全,以及芬蘭國土不會為納粹德國所用,希望以一個相當「優惠」的條件,交換芬蘭的部分國土。

史達林(Stalin) 要求
1.蘇芬雙方簽訂互助條約
2.將芬蘭漢科半島租給蘇聯做軍事基地
3.將卡累利阿的部分地區割讓給蘇聯
4.拆除卡累利阿地峽的防線
5.割讓芬蘭灣部分島嶼
6.蘇聯將卡累利阿的部分領土補償給芬蘭

這些條件都是模糊了芬蘭的領土,以領土作餌要求芬蘭撤除卡累利阿的防線,等同把自己的門鎖報廢。蘇聯要求簽訂所謂的「互助條約」,波羅的海三國在被吞併前,也是簽訂了這個所謂的「互助條約」。

芬蘭人並不接受蘇聯的要求。在蘇聯立場,其實所謂交換土地,都只是個幌子,他們一直想吞併整個芬蘭。這是蘇聯的悠久策略,從沙皇時代開始,俄國就經常向鄰國提出一些不可接受的要求,鄰國一旦不同意,蘇聯就有了侵略的藉口。

蘇聯一直也想把芬蘭政權顛覆,令芬蘭重回1808年俄國附屬國的地位。

1939年,蘇聯就自製了一個入侵芬蘭的藉口,蘇聯在蘇聯村莊麥尼拉舉行軍事演習,他向自己的村莊發射了七發炮彈。 國界另一邊的芬蘭觀測到了其中三發在距離芬俄的邊界800公尺處的蘇聯國土內爆炸。

蘇聯說炮彈是芬蘭所發,更斷絕與芬蘭的外交關係。芬蘭提議兩國共同調查原委,蘇聯拒絕,並要芬蘭承擔責任。

芬蘭拒絕承擔任何責任,因為發動炮擊的是蘇聯軍隊。根據當的炮兵戰事日誌,芬蘭為避免錯發炮彈,一早已把所有炮兵部隊撤往內陸。換言之,蘇聯的麥尼拉村從來不在任何芬蘭炮兵的射程範圍。

多年後,斯大林時期主管意識形態的蘇聯主要領導人之一安德烈·日丹諾夫(Andrei Zhdanov)的私人檔案庫中有文件,強烈暗示蘇聯村莊麥尼拉事件是由蘇聯官方一手策劃,目的是嫁禍芬蘭,描繪為發動攻勢的入侵者。砲擊後的第4天,芬俄的冬季戰爭全面爆發。

芬蘭和蘇聯的軍力非常懸殊,芬蘭當時人口只有350萬,數量甚至還不及蘇聯的軍隊數量。蘇聯軍隊中裝備有大量飛機,坦克與火炮,而芬蘭人的武器相當陳舊,甚至還有1877年的火炮。

即使如此,芬蘭人沒有驚慌失措,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才是正義一方,士氣相當旺盛。蘇聯在大炮的掩護下,對芬蘭全面攻擊,坦克和戰機傾巢而出。

蘇聯坦克雖然威力十足,但在芬蘭的沼澤和湖泊都起不了作用。反而芬蘭人,利用雪橇打仗輕裝上陣。笨重的蘇軍在重型武器內,寸步難行,意志也滅了,而且蘇軍的兵糧又應接不上,很多也是筋疲力盡而被圍殲。

蘇聯的陸軍笨拙,空軍戰機比芬蘭的空軍優勝十萬倍,但芬蘭人勇桿,他們說:「蘇聯人每擊落我們一家飛機,就得付出幾十倍的代價。」

僅僅兩個星期,蘇軍就損失了20000多兵力以及大量裝備,而芬蘭只損失了900人。

芬蘭是小國,當時德國,英國,法國以及瑞典都揚言要來支援,但從實際來看不過是口惠而實不至。

最後戰事的階段, 蘇軍的不憤連連節敗,發射火炮炸毀了曼納海姆防線,在芬蘭內陸無差別轟炸,殺害了大量平民,不斷的爆炸聲,把整個芬蘭轟上天。

蘇聯的不斷空襲,迫使芬蘭屈服。最終芬蘭被迫簽訂城下之盟,接受了蘇軍嚴苛的要求。

勇敢的芬蘭人在此戰令蘇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蘇軍傷亡達到了20萬。巨大的傷亡,使得蘇聯放棄了吞併整個芬蘭的計劃,勉強承認了芬蘭獨自自主的地位,但芬蘭人為此,付出了兩萬多生命的代價,同時也損失了將近10%的國土。

蘇聯雖勝,是一埸慘勝。芬蘭雖敗猶榮,但戰後的重建,都是舉步為艱,今日的芬蘭實在得來不易。

歷史在翻轉,邊界的故事像是一場永劫回歸,宇宙間,很多事情不斷以完全相同的形式循環再現。可能是人類的本性和共業吧,這些循環的次數不可理解,也無法預測。

祈願鳥克蘭一切安好!有日,回朔2022年俄烏戰爭,烏克蘭依然是擁抱自己的烏克蘭,在世界佔一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