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血

8:35pm 烏克蘭外交部長 Dmytro Kuleba表示俄羅斯有機會把自己的多枚火箭發射系統,瞄準俄羅斯邊界內的俄羅斯村莊名Popovka, 藉此誣陷烏克蘭,說是烏克蘭的侵略性行動, 再合理化俄方在烏克蘭的連日侵略。

然而,自我攻擊自己的招數再嫁禍他人,歷史上俄羅斯已在1939年的芬俄冬季戰爭用過。 (之前的文章:世界永劫回歸: 烏克蘭也有提過)

差不多同一時間,晚上8:35pm, 根據 The Kyiv Independent, 俄羅斯軍方再次空襲民居,今次是中部城市Chernihiv, 此地方是沒有任何軍方設施,只有學校,幼稚園,和醫院。

這埸戰爭,是自由大戰威權,烏克蘭兵力不足,但全民傾力衞國。在Kharkiv,烏克蘭第二大城市,烏軍連同當地人民阻擋了俄羅斯。

在南部,是被俄軍佔領了,不過他們是繞過烏克蘭民居市鎮才能佔據。七天的陸地戰經驗,俄軍知道只要一遇上烏克蘭人民,戰事就會膠著。

環繞首都基輔的地方,烏克蘭輸了幾場攻勢,加上連場不斷的空襲,平民死傷無數,但整個烏克蘭都上下一心,尤其對總統澤連斯基的支持度也是史上最高。

一入夜烏克蘭差不多分分秒秒都在被炸,油庫被摧毀,天然氣管被炸了,水庫也被破壞,學校,醫院,博物館,全部被毀。 烏克蘭被炸得屍骨分離,頹垣敗瓦。

烏克蘭人知道這是以武力迫使他們投降,但此時投降怎對得住已逝的烈士百姓,什麼也沒有了,到最後一口氣也是撐著。

二戰英國首相邱吉爾有句名言:

“When you a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 Winston Churchill

在地獄勇往直前的人除了澤連斯基,烏克蘭人,還有普京。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俄羅斯會把這場仗一直打下去,直到完結。 他相信西方社會正在積極地和俄羅斯交戰,然而卻沒有計劃發動核武。

其實戰爭持續一周,普京每天的軍費戰事消耗不少於150億英磅,再打下去烏克蘭平民死傷無數,生靈塗炭,就算最後是贏,也是一埸慘勝。

俄羅斯聯邦儲備銀行(Sberbank)被制裁前,可謂資本充足,中央銀行儲備超過6300億美元,當能源價格上漲時,國家財富基金中的儲備金就會增加約1740億美元,所以一直無需依賴外國資金。

2014年普亭(Vladimir Putin)吞併克里米亞後,俄羅斯為了保障自己資金免受西方國家支配,把外債維持4780億美元左右,約佔GDP的1/3。

不過俄羅斯被逐出SWIFT後,盧布兌美元匯率陡降23%,俄羅斯央行在即日把息口急升20%。 此動蕩息率令俄羅斯中產,物業供款者的還款金額一夜之間翻幾倍。眼看盧布大副貶值,俄羅斯人都擠兌或搶著將他們的儲蓄兌換成美金。

人民的瘋狂提取令莫斯科市場即日關閉了,而俄羅斯聯邦儲備銀行的全球存託憑證,在倫敦交易中也損失了2/3以上的價值。歐洲央行也表示,俄羅斯聯邦儲備銀行在奧地利,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的子公司也可能會倒閉。

西方國家的制裁讓能源出口的巨額收入變得不確定。荷蘭皇家殼牌集團(Royal Dutch Shell PLC)稱,將退出在俄羅斯的合作項目,並放棄為現已停工的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提供資金。

英國石油公司(BP PLC, BP)表示考慮到英國政府的施壓,且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譴責使得該國經濟形勢日益緊張,該公司將撤出在俄羅斯石油生產商Rosneft近20%的股份。挪威能源公司Equinor ASA表示,將退出在俄羅斯的投資。

Daimler Truck Holding AG稱,將停止向俄羅斯合資夥伴發送零部件。Volvo Car Corporation稱,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 另外,Volkswagen AG也暫停銷售已經在俄羅斯開賣的汽車,以便應對盧布下跌進行價格調整。

IKEA宜家傢俬今日也宣布,因應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將關閉旗下位於俄羅斯的所有商店,並且暫停從俄羅斯以及白俄羅斯採購原材料。

面對外國制裁帶來的經濟衝擊,真是「你不搞政治,政治也會搞著你」,俄羅斯人是恐慌的,也明白國家發的訊息偏倚失實,所以BBC News 昨夜錄得有百萬以上的俄羅斯人在收看。

昨天Twitter 有一個不確定的視象,在聖彼得堡有一大羣俄羅斯人在呐喊 “No to War!” “Shame” “Ukraine is not our enemy”

拒絕參與統治的人,會被更糟糕的人統治。

柏拉圖 《柏拉圖理想國》

其實現代的極權社會可以通過法律把參與政治的人妖魔化,甚至送入牢,緬甸如是,土耳其如是,白俄羅斯如是,俄羅斯如是,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類似的故事。

普京在西方的制裁上失了預算,然而如果一百萬俄羅斯人開始擔心,醒覺,不接受他的官方新聞。物以類聚,慌也能積累,一下爆發,也是一埸政權危機。

全世界對俄羅斯的侵略,甚至普京的瘋狂都感到不安,很多聲音要求北約,歐盟,聯合國,國際法庭能平息現時烏克蘭面臨的種族滅絕和人道危機。可惜就算俄羅斯的經濟體系低於1/20的美國和歐盟的總和。西方國家也猶豫向俄羅斯正面衝突。

北約堅拒設立No Fly Zone, 即是派出北約戰機把烏克蘭的上空封著,像「門神」般守著,令俄羅斯戰機及空彈不能肆意妄炸平民百姓。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北約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會繼續為烏克蘭提供不同類型的軍事支持,物資,反坦克武器,防空系統和其他類型的軍事裝備,人道主義援助以及資金支持。但是,「北約不應成為衝突的一部分。北約不會派軍隊進入烏克蘭或將戰機派至烏克蘭領空」。

現在可以算是一埸烏克蘭人被炸光先,還是普京的錢被先燒光的競賽。

此埸戰爭,很多國際組織,國家,也站在烏克蘭同一陣線,歐盟破天荒首次動用資金為陷入戰亂的國家採購武器,將向烏克蘭提供總值4.5億歐元(約39.3億港元)的軍備,包括戰機。

美聯社(AP)引述知情官員,美國向烏克蘭提供的刺針便攜式防空導彈,刺針便攜式防空導彈精確度很高,專門攻擊低飛的空中目標,包括直升機。德國上周六亦決定向烏克蘭提供同一款導彈,然而具體付運時間仍然未明。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說,「長期來看,烏克蘭人確實屬於我們歐洲,他們是我們中的一員,我們也有意接納他們。」 而澤連斯基在視象發言,爭取加入歐盟時,也得到所有成員國熱烈歡迎。

不過The Guardian 昨天就發出一文“Ukraine ‘s bid for fast-track membership of EU likely to end
in disappointment”
, 預告了加入歐盟有機會觸焦。

原因是烏克蘭經濟落後,而且近年加入歐盟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前南斯拉夫國家克羅地亞的人均GDP已經在歐盟國家中的經濟表現很差。這些國家的加入,造就大量新移民湧入歐洲工作,令本地歐洲人的工作機會帶來不少矛盾。

烏克蘭戰前有4,400萬人口,是歐洲第八大人口大國,若加入僅有4.47億的歐盟,對於歐盟整體的就業,經濟水平恐怕是有影響。 另外,最令歐盟卻步的, 除了是本土歐洲人的切身利益外,烏克蘭人的人均GDP未達指標也是一個很大隱憂。 歐盟中最弱的成員國,他們的人均GDP在10,000美元左右,而2020年烏克蘭人均GDP只得3,750美元,經濟發展水平與歐盟平均水平相差太遠。

歐盟同情烏克蘭,尊敬烏克籣,但不想迎來一個跛腳貧病的兄弟。

兄弟真的未必能做成,不過今晚歐盟副經理Valdis Dombrovskis 就承諾歐盟會再額外支持烏克蘭1.2 億歐元,其中600萬歐元是無條件附帶,並在3 月發放。

很感慨,很失望,但現實很多時也這樣的,世界的同情,顯出的人性共情,不能完全被「情感」所致。 烏克蘭所受的助,有多少要附帶條件,又有多少武器是已接收,沒有明確報導。

不過每天,每夜,每分,每秒的無辜被炸就很真實,很可悲。

我想起電影《舒特拉的名單 》(Schindler’s List), 全片總黑白色調,以二戰中猶太人被屠殺為背景,舒特拉從一個投機商人到良心發現變成猶太人的拯救,揭示了戰爭背景下人性的覺醒,讓主人公覺醒的關鍵,也揪住每個人的心就是那個穿著紅裙的女孩。

像血一樣的紅色絕望,也正是這絕望,也有人說紅色代表希望。

一個烏克蘭人在Twitter 說

When you pray for Ukraine, pray for our freedom and sovereignty, not just peace.

“Peace" under Russian domination will continue the genocide, just at a slower 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