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魔法嗎?- 烏克蘭

3月6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進入第11日

昨天3月5日星期六,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表示 「今日星是星期六,但烏克蘭已經沒有星期六和星期日,在戰爭完結前,每一天也在俄羅斯的炮彈攻擊和空襲下渡過。」

在俄羅斯攻打烏克蘭的第一天,Yulia Zhivtsova 帶著2 本貼上烏克蘭國旗的《哈利波特》書到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廣場(Pushkin Square)坐並接受NPR 訪問。

她是8000個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抗議人士之一, 她說在很多俄羅斯人心中,基輔(烏克蘭首都) 是俄羅斯之母,很難相像一天醒來,俄軍就大舉進攻,這是一埸惡夢。

Yulia Zhivtsova告訴NPR, 用真名刊出訪問吧, 當我還生存,我必然繼續反抗,瑟縮是沒有用的。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昨日表示,不會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亦表明,不想引發一場歐洲大戰,但英國會盡能力協助烏克蘭作戰。

此番說話在戰爭前,戰爭中,北約各國不斷在承諾, 言猶在耳,而事實上很多「承諾」也未曾兌現。

德國傳媒Der SPIEGEL披露德國提供給烏克蘭的Strela防空飛彈是庫存已有35年的前蘇聯製,東德時期遺留下來的武器,起碼有700枚主體遭腐蝕損壞。 德國軍方內部文件更指這批飛彈早已過期,不但操作不安全,而且更不能發射。

英國The Telegraph也報導此批2700 枚蘇聯製造的 Strela 導彈屬人員攜行式肩射防空飛彈,是蘇聯第一代人員攜行式肩射低空域地對空飛彈是前蘇聯製武器。2014 年德國軍方宣布此武器過時,不能應用,於是封存在軍庫,去年德國軍方裝檢時,更發現存放導彈的木箱發霉了,不少飛彈有細小的腐蝕裂縫,部隊還得穿上防護服才能進行檢查。

歐盟早前宣布為烏克蘭提供戰機,不過波蘭,保加利亞及斯洛伐克向烏克蘭交付二手戰機時,此3個國家因為沒有得到美國提供戰機補償承諾而臨陣退縮,戰機落空。

今日,美國正與波蘭商討,由波蘭向烏克蘭提供二手米格29戰機,美國則會以美國制F16戰機作交換,不過一切還在商議。

烏克蘭至今得到什麼確切的「幫助」?

澤連斯基表示,北約為烏克蘭做的,僅是透過其採購體系,提供烏克蘭 50 噸的柴油。「這些燃料應該足夠讓我們焚毀《布達佩斯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對我們而言,這份備忘錄已是灰燼了。我不知道,北約能夠保護誰,又是否有能力保護北約成員國。」

《布達佩斯備忘錄》 就是當年美國,英國,俄羅斯與烏克蘭於 1994 年簽署,此備忘錄要求烏克蘭,白俄羅斯和哈薩克的無核化,把蘇聯遺留下來的核子武器移交俄羅斯,而美國,英國,俄羅斯需要保護烏克蘭的國土安全,並尊重烏克蘭現有領土的獨立和主權。

有評論說烏克蘭是棋子,當年要她放棄核武確保區域安全,現今是名棄子。面對俄羅斯的不義入侵,俄羅斯沒有兌現不入侵的承諾,美國和英國也沒有提供任何軍事援助。

很多烏克蘭人也覺得自已當年愚笨,竟信大國會信守承諾,更把核武雙手奉上給俄羅斯,以為換來和平與自由,結果是廣東話的「打完齋唔要和尚」(意指:完成一件事後,就把人置之不理)

俄羅斯在戰爭初期,堅稱只會攻擊烏克蘭軍事設備, 不會把平民視為目標,但事實是俄軍處處空襲,目標是醫院,學校,大學及民居。 2日前,俄軍在凌晨猛轟烏克蘭的「紮波羅熱核電廠」, 這座核電廠堪稱歐洲最大,萬一爆炸,恐怕影響範圍,會比車諾比核災嚴重10倍。

多國傳媒也報道俄羅斯為了能夠速取得首都基輔,疑似針對平民住宅區使用「真空彈」又名空爆燃燒彈 ,(Fuel Air Explosive)。 此 「真空彈」威力驚人,類似原子核爆的蕈狀雲會在空中爆開,也是受《日內瓦公約》禁止的武器。烏克蘭駐美大使瑪卡羅瓦(Oksana Markarova)就曾以相片在Twitter 沉痛控訴。

不過美國白宮發言人Jennifer Psaki則表示,目前美國政府尚未確認俄羅斯使用真空彈的真實性,「如果俄軍投放真空彈屬實,則會成為戰爭犯罪行為。」

其實俄羅斯攻打烏克蘭的不義,世界有目共睹,國際間也不斷被譴責。戰事的第七日,國際刑事法院(ICC)應38個締約國和立陶宛要求,將對俄羅斯總統普京針對烏克蘭平民發起的「戰爭罪」進行調查。

戰事的第九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日前以32票贊成,2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同意對俄羅斯在戰事期間涉嫌違反人權的行為施以譴責,並將成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詳盡調查。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證實俄軍還使用了集束炸彈(Cluster munition)攻擊烏克蘭東北部某處有大批難民避難的托兒所。

一大堆國際譴責後,然後又如何呢?

俄羅斯從來不把「譴責」放在眼內,因為「責」的背後, 沒有任何約束力。 俄羅斯當然更加肆無忌憚。

俄烏第三輪談判,雙方同意在兩個城市暫時停火,承諾開啟人道主義走廊讓平民安全撤離,但俄軍又違反停火協議空襲和炮擊人道走廊。

頻密的空襲,基於《布達佩斯備忘錄》,和《不擴散核武條約》,烏克蘭要求北約設起No Fly Zone保護烏克蘭。俄羅斯已連續11日無差別在烏克蘭上空空襲,此惡行跟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3個月內88萬人因種族被屠的人間煉獄有什麼分別。

戰爭就是如此殘酷,不同的利益衝突,影響著每人的立場。 烏克蘭人要求No Fly Zone, 因為大國有義務去履行保護烏克籣人的條約責任,無數平民生靈塗碳,是國破家亡前做呼救。

北約昨天依然堅拒設立No Fly Zone, 因為普京說假若設立No Fly Zone, 就算不攻擊俄羅斯戰機,他也會視北約跟他開戰。 北約就是怕刺激普京,第三次世界大戰會擦搶走火地發生。

北約有很多顧慮,也可算是針不刺進肉不知痛,而烏克蘭人已血流成河。大家的傷痛不同。 其實設立No Fly Zone, 不一定是北約,聯合國安理會也有權在授權或決議下執行No Fly Zone, 讓人道救援可以抵達烏克蘭,不過此問題不是誰有權去做,而是誰敢做。

就北約拒劃烏克蘭No Fly Zone 一事,澤連斯基憤怒地說:「從今日起,所有死去的人,也會是因你們而死,因為你們的軟弱,因為你們的事不關己。」

北約在其歷史上,設立No Fly Zone, 或什麼軍事協助推倒獨裁政權也是有的,不過可能他們考量過對手實力才出兵。2011年北約就曾為非北約成員國利比亞設立No Fly Zone, 當時的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更帶領北約,協助武裝份子推翻反獨裁者卡達菲(Muammar Gaddafi)。

可惜北約是把一個大石移開,底下的蛇蟲鼠蟻繼而竄出,然後又無力控制,利比亞事件最終也成一埸亂局。2018年馬克龍突尼斯發表講話時,重提北約對利比亞採取的軍事行動,並承認「利比亞落得現時的情況,歐美及其他國家責無旁貸。」

可能北約的判斷通常錯敗居多,所以對於烏克蘭局勢就「審慎」起來,兩害取其輕的想法下,還是不敢對抗俄羅斯,不敢予以烏克蘭恰當的援助,跟助長普京沒有分別。

澤連斯基在視象說,不設立No Fly Zone, 那麼給予我們戰機吧。美國和波蘭交換戰機一事還在商談,天空靜寂無聲,同一時間烏克蘭的上空,俄羅斯持續空襲每處地方,更以長程高精準武器空襲烏克蘭的斯達科斯坦尼夫(Starokostiantyniv)空軍基地。

每次的停火會談,俄羅斯都是迫使烏克蘭政府放棄抵抗。普京說若烏克蘭再反抗,就會亡國,而烏克蘭一早已視死如歸。

然而,烏克蘭戰爭是一埸危機,各國的顧忌畏縮是一場更大的危機。 此次的畏首畏尾可能可以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 ,那麼日後呢? 普京今次侵略烏克蘭就是看準了西方的軟弱,且他知道可以怎樣操控大局。

假若烏克蘭亡國了,問題是下一個會是誰?

我想起澤連斯基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6日(3月1日)向歐洲議會發表視訊演說的其中一段話,即「生命終將戰勝死亡,光明終將戰勝黑暗」

“Life will win over death, and light will win over darkness”

世界有魔法嗎?願光明戰勝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