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日記: 盡力而為

港股恆生指數昨日失守20,000 點大關,是2016 年以來首見,有人解說跌勢為俄烏局勢不明,又有人歸咎於內地疫情不穩等。原因為何實在不須深究,我常覺得那些下跌或上升的原因,都是不同股壇專家的作文比賽,要作文的話街坊股神可能也作得比專家好。

事隔一日,港股今日繼續下跌,大跌1116.58點,收市報18415.08點。 我向來不投資的,股票升跌與我無關,不過看到網民一句 「港股如今真是不怕一萬,最怕萬一」 我噗一聲笑出,網民此句大意就是恐怕港股會瀉至11000點。

我心血來潮Google 一下1997年的恆生指數,原來當年的7月1日回歸當天,恆指收盤為16365點,2022年的今天相比1997年的7月,只有1870點,差距只有約一成。

不過香港有2個神話,一個是股市,另一個是樓市,兩者都脱離了實體經濟,今日股市跌,又不代表明天股市跌。 1997年10尾,恆指受亞洲金融風暴拖累,單日大跌1723 點,收市報9060點, 翌日則大幅反彈1705點,收市10765點,事隔一個交易日已完全收復失地。

股海如賭海, 大海上升又不代表你所持有的股票能水漲船高。 我一早已看不透香港的2大神話,也不會著意大市的升跌浮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有升有跌實屬正常。

水不可能用水去掉,火不可能用火燒盡,同樣地人的欲望也不能以無窮無盡的追求而獲得滿足。駕車回家時,沿途經過龍翔道,發覺車道兩旁不止漫天紅棉,今年的黃花風鈴木盛放得特別燦爛,可惜沒有歇車處,不然一定會停下小車,細細欣賞。

在香港欣賞黃花風鈴木的地方有深井,南昌公園,荔枝角嶺南公園等, 若不是疫情嚴重,每次出外也得早去早回家,可能已去了一趟公園,看看花,看看草。 黃金風鈴木花期僅十幾天,開花時見花不見葉,下星期再看,可能已是繁花墜落,了無生氣。

然而 「花開花落終有時,相逢相聚本無意」 ,世間所有相逢和聚散也是大自然的定律,花謝隨它去吧,來則聚,去莫留,過程中的殘花餘枝也存一種頹美。

疫情間的交通非常疏落暢順,路面很少巴士,貨車,甚至的士也少了。把小車泊好,步行回家,社區內的人流則一點也不少,可能大部份銀行一星期只開3天,每次經過各大銀行都大排人龍,滙豐,東亞,中銀,甚至星展, 間間如是。

超市內的人流一直也很多,不過已沒有繞著貨品架排隊付款的「盛況」,貨品也不是沒有供應,只是想買的品牌未必有貨,我趁盒裝面紙有貨,為了有紙巾用,也不講求品質,買了一條平時不買的「特惠牌」。

媽媽喝開的日本豆奶沒有貨,就買無糖杏仁奶給自己,把家內剩餘的日本豆奶留給她。 我喜愛的日本朝日 Asahi 「極」 咖啡缺貨,隨意地買其他牌子代替。

老區的人流熙來攘往得像返回疫情前的水平,可能有些是康復後的「自然免疫羣」, 有些則是全副武裝,處處小心,迎面而來的人很多都戴上2 個口罩及醫護臉罩,有的更把風衣外套的帽子戴上。 我其實只是比他們 「輕裝」 一點, 戴上一個韓國製的KF94, 再加一副鏡片略灰的太陽眼鏡。

本來很抗拒口罩以外,再加太陽眼鏡,感覺很誇張,不過為了同住家人的健康,自己也不得不小心,當然任你怎小心,也會防不勝防,一切都是盡力以為。有次整副 「武裝」 上陣,我和大學同學擦身而過,大家互望一下,她竟然認不出我。

昔日的朋友認不出我不要緊,最悲慘是Apple Pay 也認不出我,害我每次付款時也狼狽不堪。今日算是好日,Apple 的15.4 版本終於可支援戴上口罩的Face ID, 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然後我突然發覺屋苑大堂有部Anti Covid 空氣淨化機,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躲在牆角。原來是管理處為屋苑大堂添置的。嘩! 皇恩浩蕩呀!從來沒有想過屋苑在沒有加管理費下,會有此安排。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Anti Covid,我想大家也是盡力以為。

疫情下,加上俄烏戰爭,無助又無奈,好像做不到什麼。爛活吧! 彷彿無聊也可片刻舒緩世間的寂寥和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