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 香港

美國電影網站TC Candler每年都會舉行「全球百大型男美女」排行榜 (100 faces 2022)。 前幾天我在報章得知MIRROR十二子,以及ERROR成員肥仔,甚至填詞人黃偉文(Wyman Wong) 也入圍,其他入圍的男神有奇洛里維斯(Keanu Reeves),畢彼特 (Brad Pitt) 等。

對於Error 的肥仔和Wyman 也是俊男,我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報導指Error肥仔得知自己和奇洛里維斯同框後,他說:「你哋而家知我咩料啦」 (意即: 你們終於知道我屬奇洛里維斯的級數吧) 至於Wyman, 他一語道破,不妨為大家在疫情下添上一些歡樂,他沒有自動參選卻自動當選,不知可否棄選。

我把此新聞轉給我朋友,她一直以來對俊男也有一番見解,而且她對Mirror 和 Error 也頗欣賞。 她說:「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

妙答! 「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是1990年軒尼斯V.S.O.P的廣告。 那年代是香港廣告界最輝煌的盛世,有些廣告比電視節目更具質素,帶出香港人智趣靈巧的一面。

軒尼斯V.S.O.P的廣告有很多個版本,角色背景充滿精英享樂主義,尤記得一個單身貴族在家添置了一台望遠鏡,欣賞維港景色的時候,發覺只能看到對面樓的建築工人,工人驚覺被偷窺,剎那間,彼此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相視無言,不知所措,唯有把望遠鏡棄掉一旁,轉身離去。

有晚朋友來訪,開了支軒尼斯V.S.O.P,暢飲乾杯之際,發現對面屋住了個性感美女,她不為意下脫掉上衣,裸出背部。男人手握一杯V.S.O.P看呆了。「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就是如此。

當年的經典廣告還有香港電訊,90年代香港人對香港回歸後的前景感到悲觀和恐懼,加上當年加拿大,澳洲等地的移民條件在發達國家中相對寬鬆,吸引大量中高管理階層或高學歷專業人士家庭移民。「走與不走」成了每個人的困擾。 香港電訊的廣告製作人僅用30秒,就概括了香港人的躁動不安,既失望又難捨。

此廣告實在經典,經得起時代考驗。32年後的今天重看,餘音繞樑,「走與不走」 再次成為香港人的人生交叉點, 如李清照的《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時局變化一不小心就划進了荷花池深處。

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羅永生去年九月被校方終止合約,離任前一個月在報章撰文批評時事局勢,校方及後單方面終止合約,而羅永生對被早退感到突然。

羅永生(筆名安徒)有很多引人思考的作品,他曾說「回首三十年,僧面換佛面,民主回歸成泡影。當年風雨同路人,一些早蟬過別枝。六四、八九、九七、零三、一四,似近且遠的數字,香港人不斷在旋轉木馬被愚弄。「馬照跑」的大時代再荒謬也要記錄下去⋯⋯」 羅永生說認清本土歷史才是香港人的出路。

2020年在一個網上文化評論節目中,主持人直接問羅永生,「你會移民嗎?」 他答:「不會」 ,原因是移民大概是香港的宿命,每個時段也會有人選擇離開,香港本是一個移民社會,1967和1997年經歷了兩次移民潮,如今2020年也是一埸命運輪迴。

「走與不走」 每人皆有自身的選擇,昨晚我在YouTube 看到星加坡的CNA為香港人移英的問題,做了個深度專輯,製作隊跟隨一個草根家庭移民,拍下他們初到英國所面對的困難,夫妻不算和順,妻子排除萬難以一般英語在他方找到工作,並得到認同。大約5歲的女兒在香港受功課壓力所困,但在英國的學習生活則如魚得水,尚算開心。

節目製作人把一些很有意思的狀況拍下,女兒的同學問女兒,結婚以後你想住哪兒?爸爸問女兒:「咁你想住邊,where do you want to live ?」 女兒畏慎地說 「Kiren (同學)話想返香港⋯」 爸爸不屑地說:「你想返香港,咁不如你而家返香港,唔好浪費米飯,咁辛苦過黎英國,返香港」

節目的另一個採訪對象是一名社運人士,他想遠走他方,不過為了2 隻貓,他得留在港努力賺取貓貓的空運費。自少孤苦無依的他,被父母遺棄,他不能遺下貓貓,因為牠們就是他的家人。

我想起一個大陸的YouTube 頻道名 「含心茹苦」,一對姐弟收養十多隻被虐待的狗狗,有的斷腳,有的盲眼,他們的善良被鄰居和業主歧視,嫌棄不全的狗狗發出的動物異味。姐弟對狗狗依然不離不棄,彷彿在照顧狗狗中,撫平自己被社會漠視的傷烙。

人,什麼國籍也好,總需找到自己的意義,大部分香港人和寵物都比「含心茹苦」的姐弟,和受傷的狗狗物質豐富。姐弟生活貧困但心安,業主迫遷,就走吧,天下之大總有容身之所。

香港人或多或少也有此想法,說回港人移英的專輯,探訪者問移英媽媽:「6 年後,你會稱自己為香港人嗎?」 她陷入深思,「世界沒有什麼是沒有你則不成⋯⋯」 另一個社運人士說:「永遠也是香港人。」

我想去也好,留也好,我們都是異鄉人。

自己影架
廣告

對「異鄉人 – 香港」的想法

  1. I had watched that episode too. It was funny when the husband said he could divorce his wife but it could affect their immigration status as a family. But the wife said it will be ok if he died from disease or accident. Sad but true…

    Liked by 1 person

  2. 我也看了那一集。新加坡媒體取樣香港的典型移民家庭和人士,還遠較香港媒體做的切實和優勝,這反映了很多的事實。不贅。
    英國移民官用北腔普通話打給拿簽證來英的香港人,那才最讓我感到汗顏。後來慢慢也轉了英文。

    Liked by 1 person

  3. 香港本身不是移民的社會,是走難的社會。當時很多中國人逃避戰火來香港的。八十年代開始才是移民,從中國來港是要申請的,沒有抵壘政策了,偷渡的話是即捕即解。八十年代前有很多是偷渡的,倪匡、黎智英、李嘉誠也是從中國偷渡來港的。

    Liked by 1 person

  4. 戰爭發生在遠方,然整個地球上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國家。 國家變成存在於心裡的祕密圖騰。 自己知道,不說出來了。
    哀傷不斷,人們扛著悲傷在地球上流浪,等待著停止遷流的那一刻到來。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