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香港

問香港人 「你最近好嗎?」 大部分也會答你 「ok 啦」

其實大家心中有數,「ok 啦」即是可以但並不如意。 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隱隱地滲透出此城的一份「ok 啦」。落寞唏噓,怒罵不敢,唯有嬉笑。

今届的「終生成就獎」得主是許冠文,假如你夠老,有看過《鬼馬雙星》、《半斤八兩》、《摩登保鑣》等,自然會知道許冠文能編,能導,能演,才華幽默鬼馬。 許冠文伙拍著兩名親弟,許冠英和許冠傑,當年開創香港喜劇先河。

八十年代的香港沒有太多娛樂,每年農曆新年一家去戲院看賀歲片成了家中的指定節目,像是新年新氣象,看部喜劇除舊迎新。那時沒有手機上網,看電影上映時間,家父要看報紙,麗新戲院場次滿了,就去華懋,或嘉禾。買票也要預先親身去買,看座位表,即時劃位。小時候的我太年幼了,很多時進了戲院也看不明白。

《半斤八兩》是我印象中其中一部最出色的賀歲片,不過我看《半斤八兩》時,是看電視翻播,但印象尤深。故事講述七十年代的香港,私家偵探社的社長(許冠文飾)是典型小資本老闆的性格,古板小家,視財如命,常常刻薄員工。小公司有兩名低薪員工分別是女秘書積琪(趙雅芝飾)l雞泡 (許冠英飾),他們一直期昐更高工資,又無所作為。小公司的轉捩點由僱用了李國傑(許冠傑)開始。

偵探社的調查的案件由有婚外情捉姦、追債、捉超市小偷等。案件的本質反映了當時香港的社會狀况。 偵探過程儍頭儍腦,故事的畫龍點睛位是戲中有戲,偵探社的故事框架下,又有無數小故事,像生活中的日常, 故事中的所有人都很平凡,不完美,像你和我,大都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是一顆城市生活的心,勞勞役役只為三餐。城市嘲諷中藏有社會的縮影,有你和我,他和她。共鳴感隨之產生,笑中有涙就是如此。

許冠文今年79歲,台上的他一點也不像老人,身型骨骼不縮老,頭腦依然清晰。他笑言奪得第一屆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後,以為獎項會陸續有來,誰知得到六次提名,一個獎都沒有。

一輪感言後,他多謝他太太:「我老婆講得啱,有時山窮水盡時,見我咁多年冇戲拍,諗唔到什麼值得我拍?冇飯食就要拍,眨下眼過了二十年。現在香港逆境,很多人說不如拍部悲劇,但太太很樂觀,叫我千萬不要拍,現實已夠悲,段段新聞都悲,喊都要笑住喊,她說不如拍喜劇。香港人裏面有啲火,誰說香港人唔得?多餘,香港從來最靚,最浪漫和最有機會地方。大家要跟電影一樣,笑著來喊。」

全埸隨即拍掌,笑中果然有淚,鬼才寶刀未老。當頒獎禮去到「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時,得獎歌曲是電影《一秒拳王》的《時間的初衷》。《時》的團隊上台,趙善恆(ToNick主音兼《一》片導演及主演)說︰「多謝大家令到我哋相信香港仲係一個有希望嘅地方,到今年喺呢度拎到呢個獎,我想講我知道好難,但希望大家都繼續可以相信,香港係個有希望嘅地方。避唔到,我哋一齊捱!」

我不禁苦笑,此城的人,不知何時起,有一種默契,就算沒有一齊捱的「邀請」,大家也有共識地默默過著,若要說也不知怎說,唯有心照不宣。

如果80年代香港電影有許冠文等前輩,能編能導能演。2022年的香港電影,我們也有一羣出色的年青電影人。《一秒拳王》的導演,編劇,及主演者之一 的趙善恆就是年青一代的其中一份子。 跟許多前輩一樣, 持抱負,懷理想,多才多藝,能編能導能演。

昔日《半斤八兩》 是一種城市幽默,把20世紀70-80年代的香港社會現況以不同故事包裝。時空穿梭至21世紀2022 年,香港電影一直也在道出香港故事,現今的香港在全球經濟及地緣政治的衝擊下,變得身不由己。很多人在艱難下,苦中堅忍。未能不敗,但過程志堅而不屈,包涵此種本土精神的電影,不得不說《一秒拳王》 。

故事講述終日在酒吧渾噩的周天仁(周國賢 飾),一出世擁有一秒預知嘅能力,由於生活潦倒,經常有債主臨門, 周天仁在一秒預知的情況下,成功躲避債主。 有一日,在街上招募拳擊手的葉志信(趙善恆飾),看到天仁動作敏捷,是拳擊手的好材料。於是,拳擊教練就拉攏周天仁加入拳館,訓練他上擂台和拳王比賽。

教練為天仁没計了一套拳法,此拳法加上一秒預知的天賦,令他在拳壇旗開得勝,連連撃敗另一長勝拳手宋傲揚(張建聲 飾)。可惜周天仁在接受電視節目訪問時,透露了自己有超能力。經過醫學鑑証後,拳撃協會取消了天仁的得獎資格。

天仁要繼續作賽,就要跟剛在比賽中打死對手的拳王鄭耀祖, 阿Joe (查朗·桑提納托古 飾)對賽, 可是天仁在比賽前,被前勁敵拳手在街頭挑戰,二人在糾纏間發生交通意外,天仁的兒子周志良重傷入院,而周天仁亦失去了預知未來一秒的能力。

為了鼓勵兒子重新振作,面對困難。周天仁決定繼續跟阿Joe 比賽。在敎練葉志信的強力訓練下,沒有了預知能力的周天仁在比賽中, 已被打至倒在地上,動彈不能,但在旁人的鼓勵吶喊聲下,一秒之間,想起很多,過去的一切,及兒子。天仁再次站起來,勝又好,敗又好,人生的一埸功課,給兒子最好的教育,就是要面對自己。

記得《一秒拳王》的主題曲 《時間的初衷》 拿下歌曲獎時、作詞人鄭敏在頒獎禮解釋,歌曲的創作原意源於導演想寫的「一念」,鄭敏認為「一念」像骨牌, 當下一念及決定,影響著下一念,下一步,甚至影響其他人。

她說:「人又好,事物又好,地方都好,可以消失,但事件永遠存在,都係源自我哋每一個決定。我希望大家會記得相信自己嘅決定,堅持自己嘅決定。最近好多人講多元宇宙,我相信宇宙係咁樣行。大家喺低潮嘅時候,你覺得自己啱嘅決定,可能到頭來,人哋覺得你係錯,或者骨牌未去到最後,已經爛晒、散晒、錯晒,但我希望去到最尾,你哋會相信喺另一個時空入面,你副骨牌會去到最尾,會去到你心目中嘅烏托邦。」

鄭敏如此一說,我更明白歌詞,

一秒可成天國 一秒可成醜惡

瞬間可變的太多 要信我的感覺

時間早一秒一秒走

時間的初衷總要守

這秒針 尚存在無限年後

其實早緊握於我手

就鬥命長久 當有日回首

可發現結局確實能夠 (抱緊每一瞬間都已夠)

以我獨有

一秒能創出宇宙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個念頭,可以捲土重來,一個念頭,可以萬劫不復。 Your Mind Brings It Real, 人生就是在時空上的不同選擇,有對,有錯,有好,有壞。 我們總會在 「本來」 和 「錯過」 之間掠過, 行出一步時,什麼也不知道,每一步也是賭局一埸。下注錯了,不要緊,一步一步走,陰天過後是晴天,晴天過後是雨天,宇宙間秒秒在變,最後一念原來是自己的內心,一生的選擇,一切也源於心,所以就算中途行錯了,有日回首,那是當時的內心, 我們可以做的就是面對自己。

許冠文得獎感言還有另一番話,他説:「我真係唔覺得自己終身有咩成就,我只係覺得自己一世好命,可以喺香港呢個我認為全世界最美麗、最浪漫、最有機會嘅地方,喺呢度成長,呢個係我嘅好命。」

上一代人乘著黃金年代,順藤而上。香港此代人不敢說上遊,唯希望逆流生存,激流下保存一份初衷,就算不能擁有世界,也要守護自己的心。

廣告

對「一念香港」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