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悲歌

幾分鐘前,專門報道烏克蘭戰事的Ukraine News 在Twitter 發佈了一條Tweet:

Russia Warns USA and UK
Russian analyst: If something happens to the Zaporizhzhia Nuclear Power Plant, one missile will leave for Washington & one for London
“Americans think its a joke"

(俄羅斯專家說:「如果札波羅熱有什麼事發生,一支導彈留給華盛頓,一支留給倫敦。」)

札波羅熱(Zaporizhzhya) 核電廠是烏克蘭境內的歐洲最大核電站,座落於烏克蘭東南部的第聶伯羅(Dnipro)河岸。大約在3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數週後,便落入俄方手中,唯一直由烏克蘭工作人員操作,不過所有核電站職員,都要聽命於俄羅斯軍方指揮官。 嚴格來說核電站的所有員工,已經與外界通訊隔絕。

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署長葛羅西 (Rafael Grossi) 一直對核電廠的安全,在內員工的情況表示關注。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近日札波羅熱核電廠遭受砲擊,其中一條主要電纜損壞,反應爐緊急停機。由於該座反應爐目前仍存在氫氣, 一旦爆炸會導致輻射外洩,影響烏克蘭及其他地區的公眾健康和環境。

葛羅西形容不斷的砲擊形同玩火, 戰事讓核電廠產生嚴重核災級的後果,必須立刻停止。

世界怎樣回應呢?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指控俄羅斯以核電廠作為向烏克蘭開火的軍事基地,是利用核反應爐及核電廠的工作人員作人肉盾牌,並且知道烏方為了保護核電廠,不會盡力還擊。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博雷利(Josep Borrell)譴責俄羅斯在核電站周邊的軍事行動,指此舉嚴重違反核安全規定,再次證明俄羅斯無視國際規範,他同時要求俄軍必須容許IAEA人員到當地調查。

英國表示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札波羅熱核電廠的所作所為,有可能動搖區域安全,有損核電廠正常運作。根據英國情報,俄軍可能在緊鄰核電廠的地區行動,運用駐紮在這些地區的砲兵部隊,瞄準攻擊第聶伯河(Dnipro River)西岸的烏克蘭領土。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則批評,俄軍攻擊核電廠尤如恐怖分子,呼籲國際對俄羅斯核能工業實施制裁。

戰事至今166天, 世界對戰事的勝敗黑白一早已心中有數。任何一方嬴了,也只是一埸慘勝,雖勝實敗。

今日南韓媒體《Daily NK》 報導北韓將派遣10萬大軍協助俄羅斯攻打烏克蘭,還準備向俄羅斯提供勞工,前往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 假若俄羅斯人強馬壯,又怎需北韓的援助?

烏克蘭嬴了嗎? 當然沒有,國家一片狼籍,死傷枕籍。 最苦的正是烏克蘭人。(合十) 日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提到,他正尋求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直接對話,希望對方協助結束俄烏戰爭。 澤連斯基深知自己的處境是本想奪魁,然力有未逮,而西方國家的支持,實屬有心無力。

那麼自由世界又贏了嗎? 更加沒有,自由世界不知不覺把俄羅斯,中國,北韓,連接得更緊密。北韓出兵協助俄羅斯,而中國對俄羅斯的出口回升至接近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的水平,直接推動了貿易反彈。7月份俄羅斯就從中國進口了67億美元的商品,較前一個月成長超過三分之一。

受俄烏戰事持續的影響,石油及能源危機令各國陷入經濟衰退,生活成本急升。 目前每個國家都忙於自己的內部挑戰。

意大利9月25日提前大選, 意味由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領導的聯合內閣將會瓦解。 中間派的德拉吉執政1.5年,憑藉擔任歐洲中央銀行行長時建立的聲譽,擴大意大利在歐盟的影響力,他偏向支持烏克蘭, 並在歐盟中發揮其影響力,認為要對俄羅斯採取強硬路線。可惜根據《紐約時報》,意大利目前面臨種種社會及經濟壓力下,民調顯示,那些強烈反對歐盟或崇拜普京的極右政黨最有可能獲勝。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執政聯盟在議會選舉上嚴重受挫,喪失國會絕對多數優勢,淪為少數派政府。點票結果亦顯示民意兩極化,其中左翼聯盟將成為最大反對派,極右陣營亦取得歷史性支持,一躍成為最大反對派的法國左翼聯盟,直接反映總統執政黨的徹底失敗。

英國約翰遜(Boris Johnson) 因疫情處理,派對門事件,脫歐帶來的經濟壓力,和嚴重通脹令他支持度下挫,最後落台。英國現時都聚焦在下任的首相之爭。 美國拜登的政策措施處於下風,國內通脹升溫。中美關係惡劣的當前,台海局勢亦趨不穩。

七大工業國組織(G7 )的共同GDP 是俄羅斯的25倍,本來可以在俄烏戰爭的議題上做些什麼,奈何一切譴責都淪為口號。

世界大事像極箭在弦上,一觸即發,而各國的內政也深陷泥澤,舉步維艱。 普京彷彿看在眼𥚃並盤算著,他的一線生機怎止是石油,而是西方世界處理俄烏戰爭的態度,表面一致,實屬一盤散沙。

未來的世界無人知曉,假若人類的文明,公義在俄烏戰事中敗退下來,衆國偽裝團結而不抗俄,絕對是自由世界的悲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