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星光燦爛

高中時代跟朋友研究溫習(其實是背書/死記)的方式。 大家共同硏究出,記歷史這類科目,最好是由記圖像開始,然後把圖像連貫到年份,時間,地點,源起, 結果等。 例如,記中史我們就會由慈禧太后的照片開始記,然後把她的樣貌,慢慢地連接去史實。 可惜,歷史人物尤其是清朝妃子並不如「延禧正傳」的人物角色那般美。

記得有晚溫習至深夜,我就被珍妃的樣貌嚇到魂飛魄散,我即時放棄溫習,捲上牀睡覺,但睡不著,思緒總記得珍妃的眼神,覺得她很恐佈,從心底裡驚慌出來。 (格友可以自己google, 若干年後的剛才,我再google 珍妃, 依然帶點驚慌,感覺比看「午夜凶鈴」更驚嚇)

第二天回校,我告訴老友,珍妃太可怕了,我真的不想再唸中史,就算老師曾多次鼓勵我是唸歷史科的材料,我也不想再修讀,因為珍妃太像鬼了。 朋友大笑起來 「那⋯ 她真是鬼喔」

記憶是連貫性,那天就是考中文作文,中文作文秘決是不離題,不會死。我已忘了自己作答什麼,總之在求學就是求分數的價值下,一定不會選不能理解的考題。

因為不理解,多年後我依然記得那條沒有選擇的題目,名叫「今夜星光燦爛」 。 我沒有作答但朋友大膽常試。

那她怎樣理解「今夜星光燦爛」呢?

她由家𥚃天台有間玻璃屋開始說起,抬頭望着星光⋯ 聽到她爸爸在客廳宴客聲音,然後盤算著和一個男孩去私奔,執恰細軟, 不知將來如何,但記得今夜星光燦爛。

我當下聽到發呆,簡直封了她作偶像,因為當時初戀都未嘗的她竟然亦舒上身,自創浪漫地用自己文字一直延申,寫到要舉手拿紙!

事過幾年,我在某一個電影學會觀賞了一套許𩣑華執導的舊電影叫「今夜星光燦爛」。

電影講述一個女人分別同一對父子展開的兩段戀情,時間跨越20餘年。女主角叫采薇由大美人林青霞飾。 故事穿插時空地敘述了1960年代末作為大學生的采薇同政治系教授(林子祥飾)的婚外情。

拿獎學金的采薇,陷入同已婚教授的師生父女戀,一時不能自拔,任由戀愛的激情主導,故事如同所有愛情倫理片一樣,出軌的男人和小三被妻子發現,引起一場風波。采薇決心放棄戀情,投入社工工作。 20年後,中年的采薇在澳門接觸到青年男子張天安,由社工對不良青年的幫助逐漸變成不良青年追求社工。後來,無意間采薇遇見教授,教授借酒澆愁醉倒在車內,采薇將其帶回家,竟然遇見了張天安,這才發現,原來采薇喜歡的兩個男人竟是父子。

故事當然十分精彩, 結構環環相扣,兩段故事分開來看都可以衍生出倫理議題,婚外情及誇年戀。

教授的妻子戲份不多,但非常到位。她的出現只有三次。第一次是懷孕後,偶然發現丈夫與采薇的姦情,不動聲色地把采薇夾的菜狠狠倒掉。接著爲了丈夫的安危(炸彈事件的追查),顧全大局對偷情中的采薇作出容忍。第二次是與丈夫在家中,對酒醉的丈夫說「我們重頭來過吧」。女人,似乎更不願意變動,於是往往能原諒男人所犯下的錯。第三次,是影片末尾,采薇帶張天安來看望即將病逝的父親,在醫院門口與采薇碰面。所有碰面都沒有出現大吵大鬧的場面,但是心中對這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女人並非全無怨恨。但是20年後的那次碰面,妻子或許真的釋懷了。 所有事都是有今生沒來世, 丈夫在死亡前夕,不放下也得放下。記憶令人生百味雜陳,甜酸苦辣,點滴心頭,就算你的記憶再有連貫性,都會變成恆河沙中的一碎片,然後隨麈而去。

後來,我讀到一篇影評,原來這故事也影射香港從60年代末到80年代的政治局勢。而許鞍華也藉此表達了自己對香港政治的關係和態度。

文章說 「許鞍華對香港的政治運動持有一種無力感,經由影片裏面的教授這角色傳遞出來。他從暴動,學運,保釣,區議會一路走來,發出了在香港搞政治無前途的感慨,他將自己所做的事定義為有意義但無結果的事。雖然許鞍華對這些政治運動是給予了一定的肯定(有意義的事),但是這種肯定又不能帶來令人滿意的結果,加上又要面對97回歸的問題,因此產生了這樣一種強烈的無力感。」

除了對香港前途擔憂的意識,許鞍華還揭露了香港人性格的兩個層面,第一是港人自私。影片開始時教授給學生說了這樣一段話:「我非常崇拜法國大革命所代表的那種偉大精神,因為它表現了那一代人對他們神聖理想的獻身。這些人甘願為他們的信仰做出忘我的犧牲,完全忘記了他們個人的存在,也正因為這樣,所以他們奠定了自己在歷史上的地位,這樣簡單而有力地模式或許你們能。」

存浪漫理想的是60年代的下一代,也就是教授代表的一代,他們的確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但是這樣的政治追求又是不夠力度的,因為香港人為自己經濟生活著想阻礙了政治運動的發展, 很少人願意爲了自己的理想做出忘我的犧牲。

影片說 「香港就是靠著每個人都自私,想著自己,才換來今天的成就。」另一方面,教授又說:「別埋怨香港什麽都沒給你,那麼你給了香港什麽。」這頗像對年輕一代的說教,盼望香港人對自己土地作一點反思。

原來不止時裝潮流會重演,連時代的思想也會隔代重覆,把教授想法套在2019 年的香港,這番肺腑之言竟成了新一代年輕人對上一代的控訴。 我想這點許𩣑華也估計不到。

當下我在韓國,人在外,但心繫香港,偶然間YouTube 我才發覺明哥(黃耀明)有首歌又叫作「今夜星光燦爛」

其中歌詞是

「燈光裡飛馳 失意的孩子

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再奔馳 心裡猜疑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

當年的朋友後來隨家人移民加拿大, 多得WhatsApp / FaceTime 我們又可聊天了,記憶説不完,大家互相幫助對方記憶下,我告訴她,廿年後,我終於懂得作 「今夜星光燦爛」 這題目了。

朋友說 「你現在才懂?受文革,內戰洗禮的爸爸一早就懂了」

Uncle 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