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08f60891-dbf2-4bdc-bc3c-11c8059a54dd

第三十七屆金像頒獎典禮上,穿着得簡約大氣的譚維維在台上獻唱張艾嘉執導的電影「相愛相親」的主題曲「陌上花開」。一開聲,技驚四座,「陌上花開 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曲詞皆美,作曲是才女黃韵玲,作詞是林珺帆。淒美的曲,優美的詞,渾厚的唱腔。我覺得這是完美的組合,無懈可擊的作品。可惜「陌上花開」蠃不到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也飲恨金馬。

那夜,譚維維真的唱得非常好,她唱出揪心的等待,我更愛那詞,「陌上花開」是出自吳越王錢鏐給王妃的一封書信,錢鏐甚愛自己的王妃莊穆夫人吳氏,王妃每年春天必歸臨安,錢鏐甚為想念。一年春天王妃遲遲未歸,至春色將老,陌上花已發。錢鏐於是寫信說:「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意思是田間阡陌上的花開了,你可以慢慢歸來。表面上看來是吳越王告訴愛妃大可不必急於回家,但是內裡意思就是十分柔和,並殷切希望妻子快些回來,是一道愛的思念。

古人表達等待的心情真是十分有詩意。吳越王情深等待愛妃,而張艾嘉執導的「相愛相親」就是說三代女人的故事,從老到年輕世代的親情關係以及愛情觀,女人對情的等待和執着以及冥冥之中的命運輪迴。

故事由遷墳開始,岳慧英(張艾嘉飾)是退休的中年婦人,她一心認為相愛的人要合葬在一起,於是欲把已下葬鄕下數年的先父白骨遷回城𥚃和其母親合葬。可惜遭到鄉下的姥姥(吳彥姝飾)亦即慧英父親的在世元配强烈反對。

慧英的父親和姥姥的「夫妻關係」只是寫在族譜上,沒有實質上與法律上的夫妻之實,一輩子也沒往來,男人早就少小離家、在城裏另有愛人也落地生根,但吳彥姝所飾演的姥姥岳曾氏,卻是一個深情不悔,在鄉間等足一輩子的女人。她早已備好自己的棺材,等著死後能與丈夫合葬在一起。如今丈夫的女兒説要遷墳,豈不是如歌詞「闖過徐海野 守過千佛崖,承一諾把閒隱拋下,只為你。是戎裝或布衣 絕塵走千騎,卻不見你。」生時等不到這男人,就連死時也得不到合葬的名份。姥姥這一生為情所執,被情所困,陌上花開盡,終生的等候,是空一場。她接受不了。

慧英也接受不了,東奔西跑的為遷墳爭取法律認可。慧英的丈夫(田壯壯飾)是處處相就妻子的人。就算慧英不講理,固執己見,他都會陪著她東奔西跑。相反,慧英看似討厭他的處事態度,會不斷吃醋,彷彿愛戀之中的女人都是這樣。其實他們都為對方著想,卻沒有宣之於口。是許多老夫老妻的寫照,愛情都被生活淹沒。

慧英的女兒薇薇(朗月廷飾)是個想愛卻不懂如何愛的年青女生,因為害怕母親反對她戀愛就一直偷偷摸摸地發展地下情,但又擔心男友阿達會提出分手,於是想用一紙婚書來套住他。當阿達的青梅竹馬帶著孩子出現,薇薇開始不信任阿達,他們回到了姥姥家,和姥姥結交了深厚的情感,薇薇和阿達也在姥姥的故事看見自己。阿達要到北京繼續闖蕩,和外公當年的離鄉別井;薇薇面對阿達青梅竹馬的出現,與姥姥面對丈夫新妻子的出現,薇薇決定在鄭州的等候,以及姥姥數十年來獨守空閨的堅持。就算他們不踏上這條路,結婚了,他們愛情故事又會變成慧英的愛情故事,逐漸被生活所沖淡。他們在別人的愛情中看見自己。大家都有所迷失。

在立場不同的角力下,姥姥跟慧英說想看看她媽。當姥姥看到掛在牆上的外公外婆的合照,她一時認不出來。「這是他?」她才發現,這個人早已不是當年她愛的那個人了。她愛的是當年的岳子福,這麼多年她守的,也許就是一個希望,一個約定。照片中的外公和外婆笑容滿面,她放下了。陌上花開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天涯有約,落葉有情,捨不得腐壞。捨不得的是她 ,不是他。該放下了。

阿達不忍姥姥的等待之心還在,寄了張姥姥和外公的合成合照給她。姥姥冒雨跑回家,拿著照片趕緊看看,可外公那兒卻有一小塊糊掉了,姥姥拿手抹掉,糊掉的範圍卻擴大到整個臉。姥姥悲傷地哭了,看著那糊掉的臉,她只得放下。她堅守那麼多年的愛情,彷彿就是一場夢。夢裏花開,天天在開 ,天色已斑白,可惜花只在自己的夢裏開,一切如夢幻泡影。

陌上花開,開了幾代,鋪滿了人海。麈世間又豈止吳越王在等待,姥姥為了一個承諾等足一世,慧英為了愛付出畢生所有去建立一個家,年輕的薇薇,為了愛,想過私奔,然後如何,不管了,就在乎那個當下。

張艾嘉在一篇訪問說,人的改變會牽連到家的改變。在一件事情爆發出來之後,人很容易會忘記去顧慮最親的人的感受。很多的誤會與不開心,就是源於不溝通。「一家人」,彼此價值觀都不同,彷彿長期不溝通,最親的人都變成陌路人。以至最後對著陌生的冷表達最熟悉的愛。沒有相愛過又怎會有相親的緣份。

萬緣在變,聚散離合,沒該不該

誰,也沒欠誰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