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鑊

年廿六, 執意為自己地方清零,一時我蹲在地上執拾,一時又在雜物房整理一番。是次的大規模整頓是十分ambush。大整頓前的半小時,我自己還在看書,上網讀報。 假如雜物都有靈性,相信它們也沒想到會被我突撃圍封。

我把鞋子逐對分類,常穿的置在方便之處,不多穿的,polish 一下,暫放小露台吸收一下陽光。在鞋櫃的深處,我發現一隻全新的煎鑊,Tiger 牌,韓國製造。 我想是某年我於超市換購回來,擁有了就廢置一旁,從不回看。 拋一拋那煎鑊,不錯,不太重,也挺深。此時,WhatsApp 傳來朋友的短訊,說些行業問題,我也順着她覆着。總結時,她問「最近工作如何?」 我:「嗯,還好吧」 我沒有多說自己已離職,因為我預料到她的反應,我也不能跟她說實話,我已到了「姨姨我不想努力」的思維吧。能不能是其次,重點是真的不想努力。

為了應付大衆的預設,隱藏是對自己的善良。 掛線,靜下來。我想起村田沙耶香著的《便利店人間》,古倉惠子(女主角)十八歲開始在便利店做part time, 不是為金錢,而是便利店的工作能令她感覺自己像正常人,是社會的一員。時間一晃,她由十八歲做到三十六歲。十八年的光景,她還是便利店的短期員工,單身,每天上班補给飯團,收銀,入數,訂貨。除了她初老的外表,她什麽也沒有變。

有次和舊同學聚會,眾人已結婚生子,以家為首不再工作。她為了迎合社會預期,就告訴衆人她身體不好,所以一直也是part time 便利店員工。 有回她被問到有否戀愛過,她一時忘了要隱藏自己没有戀愛經驗,真誠的答案令她好像在舊生聚會中裸跑。 衆人及衆人的丈夫像看怪物般看她,下一瞬間,她感覺到那秒變,她被排斥着。 社會在資本主義的巨輪下,人要工作,要消费,要结婚,要生子……每個人好像社會的齒輪,一定要跟着方程式進行,要不然就是脱軌,被outcast。

十八年的便利店工作經驗令她成為一個很在行的店鋪工作者,優秀又如何,在同事和上司眼中,初老還單身的她是敗犬,暗地取笑她。 惠子一直是個沒有愛,沒有恨,沒有多餘情感的人,但在便利店工作,她明白假如團隊和某一員工不滿時,她也最好跟着,要不然就會被排擠,假裝一起的惱,是生存的法則。

她一直努力成為社會一員,沒有愛的她,為了不變成沒有男人的怪物,她把一名廢男留於家中,彼此沒有肉體關係,但就如飼養寄生蟲般慣着他,令外人覺得她是有男友的女人。 惠子以為有了男人就可以成為羣體,誰知便利店同事恥笑她和廢男交往,天造地設的兩個廢物。由此,她頓時被同事們視為outcast, 連昔日跟她一起收銀的年輕part time男同事也排擠她,她知道他一定要跟隨大隊,此乃生存之道。

終於她離職了,但她身體流著便利店的血,沒有工作的日子,她像沒有了人生意義,她無時無刻也想着,什麼時候收銀,什麼時候把貨物上架。 一天,廢男陪她去見工,在另一間便利店等候時,她發覺自己好像天生就是便利店員工,她一見客多,她迅速整理貨場,自動把貨品放置當眼位置,還一眼看出便利店可改進的地方。 一瞬間,惠子尋回自己,她知道自己的興趣就是便利店,她告訴廢男:「我醒悟了,即使沒有人容許,我還是便利店店員,假若想成為眾人,可能需要你作遮身板比較方便,家人,朋友比較放心,但只要我自己確知自己是店員,我就是我,完全不需要你。」廢男怒說 :「你會後悔」惠子知道,她此刻擁有了自己,是一個屬於自己的人。

這些日子我時會想起惠子,不是因為她單身,而是那意志的扺抗,還有書中所說的 「村落不需要的人會遭到迫害,疏遠。 換句話說,跟便利店一樣的結構,在便利店不需要的人會被減班,開除。」這是多麼有寓意的情景,在社會,在公司,在人生。

回過神來,我繼續肆意瘋狂圍封雜物,把它們揪出來,打量,然後標籤它們那些有用,那些無用,那些留下,那些扔棄。 突然的整顿源於個人的不安,年廿六清垃圾只是自己的藉口。一輪圍封雜物也未能清零,我唯有解決擱在地上的鑊。

呀!可以送家姐(伯娘大女),因為她每年也會弄些自家制年糕給我,一於禮尚往來吧。

「家姐,我有一個鑊,全新的,不過是某年超市贈品⋯ 28cm, 叫深鑊,啱哂你 」

「臨過年,俾個鑊我孭呀~ 你孭唔掂咪攞黎攞」

於是,攞正牌缷鑊!

書評: 傲慢與偏見

15 歳時,第一次看Pride And Prejudice, 那時唸英國文學都要讀,要讀不代表能讀。 年輕時,雖然常自覺英語能力不差,但現在回看,英文水平實在不算太高,難怪當年讀到一半才知主角是Elizabeth 而不是Jane。 又可能自己太年輕了,根本不明白何謂活出自己,只知道Elizabeth 和 Jane 也嫁了個有錢人。

大約20歲時,在家中無聊,從書架淘出Pride And Prejudice 重看。 那年,一大群所謂愛情就在門口,但我不太好愛情,我喜歡閉門獨處。男生問我行往那方向走,我問 「你呢」 如果他說「往左走」,我就說「我向右走,(有善微笑)下次見。」 如果他說「往右走」, 我就說「向左走,(有善微笑)下次見。」 傲慢的20 歳會懂欣賞 Pride And Prejudice 的愛情包裝下的自由嗎? 不會。

前陣子偶然在YouTube 看畢由Keira Knightley 和 Matthew Macfadyen主演的Pride And Prejudice。中年此刻彷彿有所領悟,當然不是愛情,是懂得欣賞Jane Austen的思維。 200 年前,英國法律是限定繼承,土地財產一定要由男性來繼承。就班納特這中產家庭,四個女兒,沒有兒子繼承下,那塊地產,唯有由其叔叔Colins 來繼承。 Colins 喜歡上Elizabeth,但Elizabeth 不喜歡Colins的外表和趨炎附勢個性,她當下拒絕那求婚。 媽媽氣壞了,因為假若Elizabeth 嫁了給Colins, 家產不致於落入外人手,而且作為女婿的Colins 也不會不留情地趕三位妹妹出家產外,未致於流離失所。

在男尊女卑,社會階级極強的觀念下,Jane Austen 通過Elizabeth的角色提出一反抗思維。 「不,我不嫁Collins,他不會給予我幸福」 。 就算面對富有的Lady Catherine的持富凌貧,Elizabeth 也是不卑不亢地拒絕承諾不會接受愛幕她的Darcy。

Elizabeth 勇敢在反抗,和捍衛其自身價值。 當然她也勇於面對自己,承認自己只看見巧言蜜語的Wickham而忽略Darcy 美麗的內涵。 是一時的情緒勒索了理智,一時的主觀型成了盲點。沒有傲慢,她不會有膽量去反抗,但是有理是傲慢,無理是野蠻。Elizabeth 是傲慢,因為她常持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過錯,反思,然後改變。 不斷銳變進步就是女性做好自己的智慧。

Elizabeth 的好友,Charlotte, 最後嫁了給Collins。 Charlotte 告知Elizabeth 時,她說「不要批判我,我家已經嫌我多餘,說我嫁不去。不是每個人也有選擇的權利,向現實說「不」是一種奢侈。」結了婚的她說:「婚姻的快樂完全是巧合⋯⋯對伴侶的缺陷與不足,知道得愈少愈好。」Jane Austen以 Charlotte 來表達女性在一些所謂的社會價值,”social norms” 下,犧牲的就是建基於愛情的婚姻。 而婚姻在限定繼承,男尊女卑,家庭壓力下,給予到Charlotte 的不是幸福,是在自己房內的另類自由。那間Collins 說給予她和朋友聚舊的小房,是她的容身之處。

1813年女人面對的問題和 2020年的女人差不多, 難怪此作經典200年。 工作上認識一個同年的女客戶,大家很投契。有次她很奇怪我竟然單身,你家庭沒有迫你拍拖,結婚,生小朋友嗎? 沒有,她們很支持我,也真的挺尊重我單身,日子久了,更反覺我單身好,人生少些情債。客户朋友說太好了,如果她家人也不迫她结婚,生育就好了。

愛情一直也很難説,一段沒有基本經濟基礎的愛情是悲劇,一段只有金錢基礎的愛情是災難,一段由互愛淪為互相撕殺的愛情是業不是情。

我慶辛自己總算活出自己,家庭給予的自由,使我不用反抗。世間有太多情,愛情像零食,沒有太多養份,但又持吸引力。不過到底可有可無,所以不需為零食而失去自己,因為零食不飽肚只止口腹之慾。不過某些人是能遇上健康的零食,開心的,也是每人的不同機緣。 有人說愛情婚姻是場賭博,有人贏有人輸,賭過嬴了是美好,輸了離場也止蝕,不上賭枱就少些賭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