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香港

幾件小事令我覺得自己真的回到香港了。

第一件事:

電話一響,

「黃小姐」

我:「是呀」非常nice 的tone

「我是Conrad 既 Winnie」

我:「Conrad … 嗯⋯ 」

不敢說不認識,但積極用自己的儍腦搜索 Winnie, Conrad 這2 個keyword.

心想 , 我真是不認識她,我認識Herman,不過他是當年首爾Conrad 的GM, 而且是外國人來的。 Winnie 是誰?

再過幾秒, Winnie 說由於我是很早期的Conrad 客,今次送$3000 給我。

我:「哦,你是否sell 我入會呀」

「我唔係sell 你架,係真正俾返$3000 你, 你每次來任何一間餐廳都可有75 折⋯⋯⋯⋯⋯ 」

好勁,non stop,像不用透氣。

因為我唸書時都試過cold call, 我明白那難度,而且被cut 線,真的不好受。我都是出來工作的人,我明白生活和工作,有時真的好難享受工作,所以我盡量不會令人太難受。

我聽到個promotion 大約一半,不想令她有希望。於是我說 「我覺得你做得非常好,但我沒有興趣」 當然,不會讓我這麼容易收線,因為我把聲太好人了 (是真的)

坦白說這個Winnie promote 得頗好,因為當我婉拒後,她開始改變sell plan 的技巧,開始和你簡單interact及拋出三個快速回本的方案。其中一個好像是10 位大人在大時大節食一餐 dinner buffet, 一次已可回本。(但為何可回本條方程式,我已忘了)

Ok, 「多謝,我真不適合」

她即非常禮貌地問「可否告訴我為何不合適」

我知道任何一個原因關於個plan 值不值得,抵不抵買,也會被反駁。所以,我說 「其實我大部分時間不在香港」

她的tone 即時四川變臉 「哦,咁bye bye 」

哈~ 非常香港!我不覺難受,我明白的。

第二件事

很久沒有出海港城,發覺原來有個extension block, 那裏的餐廳超美 ~ (我的意思是裝修)

每間也好像可看到無敵維港(個境,是無得輸)

晚上八時,我就和媽媽,打算隨意試一間。

可能我比較落後或真的out 了,原來所有餐廳也是要分2 輪晚餐時間,並每間也有很多客人熱切無悔地排隊,我差點以為他們是不用付錢的。

其中一間,吃成都菜,我真是不知什麼是成都菜,於是在reception 拿個menu 來看看。Reception 小姐那張臉,像刀鋒般利落,橫掃了我們兩母女一下(竟然!哈!我們可能太平凡了)

當然不會貼錢買氣受。 但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已身在香港!

第三件事

信用卡公司送了張百貨公司的cash coupon給我,不想浪費,就趁大減價去把cash coupon 用掉。誰知⋯ 當我一推玻璃門,突然發現一隻啡色老鼠與我同行。我呆了一下,沒有大嗌,但一秒過後,百貨公司的師奶大嗌,此起彼落,一嗌再嗌。她們好像在玩過山車般。 哈哈。 其實我也很驚慌的,我也很驚老鼠的 (要說十次)但慶幸人生终於到了不會亂嗌亂走的時代。

廣告

生活上一些瑣事

在我家屋苑工作三十幾年的保安叔叔跟我說,五月十二日是最後一天工作,完成三十幾年的保安生涯。

我呆了,真的嗎?

我不敢相信,因為保安哥哥每天都在,每天大家都打招呼,他一見我回家,就會趁我開信箱,跟我分享他的生活。2003 年, 他置業。然後兒子成家,前年兒子為他添了個男孫。如果我買蛋撻吃,必會買多2 個給他。

嚴格來說,保安哥哥看着我大的,而我也見證着他的生活。

我告訴他 「5 月12 日,我不在港呢⋯ 」

他說 「不要緊,再見不好說」

我有點難過。真的很難過。

在離港前,我在相熟的餅店買了個芒果拿破倫少甜蛋糕,寫上

「祝陳Sir , 榮休之喜, 天天愉快,時時健康」

我親手捧到他面前

他也感觸起來,因為意料之外。

我自己好易感動,好易哭的,所以一早已強忍淚水,但眼眶還是熱的。

大家攬攬。 非常真摰的擁抱。

這麼多年了, 真的⋯ 已當每天和保安哥哥的簡單對話視為理所當然。

而我也差點忘記,世上沒有理所當然

5月12日,在哥哥last day 那天,我在外地whatsapp 哥哥

祝他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他也給我一些祝福,並放了張感謝咭在我信箱。

人生變幻無常,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慶幸大家真的在乎相聚這一刻。

我頗喜愛「相聚一刻」這幾個字。相聚一刻是一部日本卡通, Maison Ikkoku 的中文譯名。 內容不大全部記得,但我記得有個漂亮的女主角叫響子小姐。因為我從來主觀地認為故事的響子小姐就是卡通版周慧敏,長髪,大眼,白晳小臉,溫柔。就算現在在報章看到周慧敏,我也會聯想到她是響子小姐。

除了響子,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男主角裕作。 因為裕作的人生很寫實,很貼地,像極普通的一個人。裕作從來並非一帆風順,甚至可謂波折重重。考大學要重考一年,幾經波折才能考入大學。畢業後又遲遲未能求職成功,以為在職有望,怎料未上班、公司已結業。後來在大學前輩的介紹下,到幼兒園兼職,至此才發現自己原來頗為善長照顧幼兒,終找到人生目標,立志以保母為業。以為可順利轉為正式員工之際,卻又碰上經濟不景,幼兒院要削減經費,兼職的裕作首當其衝被裁。人生茫茫,好友阪本有介紹他到廣告行業相關的工作,實質是到了夜總會做拉客。 後來裕作總算堅持下來,逆景中考取保母資格,並順利獲聘,自始才走上較平穩的道路。

我相信人人都是裕作,只是程度上不同,每人的生活之日常總有自己的跌宕起伏。

晚上時份,同事和我為公司一些事情而煩惱,沒有結論,唯有順其自然吧。

説是順其自然,但轉頭我又在公司群組WhatsApp 寫道,「我說順其自然,但大家不要捉錯用神,順其自然是竭盡所能而不強求,而不是兩手一攤而不為」

大家當然已讀不回。

打波才下雨,趕工才死機

人生不如意事當然十常八九, 最常發生應是趕工的時候死機。電腦好奇妙,早唔死,遲唔死,硬要在我正準備完畢項目的情況下,突然死機,突然昏迷!那麼精準地算到何時是good timing 的事,只有電腦才做到。

真的死機,我沒有眼花,臉色一沉,restart, 再沉。 平時愉悅的我黑臉了,晴天pig pig (晴天霹靂)(背景音樂應是突如其來的狂風雷暴)

怎辨? 找救兵啦當然

但這刻真的是good timing, 因為同事已經下了班。

猶豫, 還是打電話給電腦哥哥, 持着自己平時好人,經得起被人背後說我不懂看時間。

電話不通, 掛下。

於是⋯ 一片迷茫

Whatsapp 問懂電腦的朋友

遠水不能救近火

然後⋯ 不知怎辨

又打電話問⋯ 我的文盲老友。

她說 「嗯, F8 ~ 狂按」

於是, 我把F8 按到像廚房師傅正在切菜剁肉的快刀功。 (我突然覺得鋒味厨房的刀法配音可以用狂按F8 來代替)

電腦進入安全模式

往往人家用是安全,我用就不安全

我對於這,不感驚訝

電腦哥哥回我電話,謝天謝地

他教了我幾招, ok 掛缐

又回到電腦前

奄奄一息間,不停reboot, 拔線,按power on 3 秒,再開機。 像為電腦作心外壓般凝重。 行的,進入正常模式, 選擇卸取裝置, 又卸不了。

不出我預料

又打給文盲朋友, 她說,「我知了,它不喜歡你重新開機呀,你直接關機,再重開」

「電腦也有分喜歡不喜歡嗎? 」我問

「有」她說 「它好像不大喜歡你」

「ok…. 」一片無奈

Reboot, 漏斗,等待,安全模式,reboot, 正常模式, 卸除,卸不了,reboot , 無盡輪迴

文盲朋友說 「等下啦⋯ be patient 」

時間將近, 都無計啦, 唯有忙而不亂,累而不疲。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08f60891-dbf2-4bdc-bc3c-11c8059a54dd

第三十七屆金像頒獎典禮上,穿着得簡約大氣的譚維維在台上獻唱張艾嘉執導的電影「相愛相親」的主題曲「陌上花開」。一開聲,技驚四座,「陌上花開 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曲詞皆美,作曲是才女黃韵玲,作詞是林珺帆。淒美的曲,優美的詞,渾厚的唱腔。我覺得這是完美的組合,無懈可擊的作品。可惜「陌上花開」蠃不到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也飲恨金馬。

那夜,譚維維真的唱得非常好,她唱出揪心的等待,我更愛那詞,「陌上花開」是出自吳越王錢鏐給王妃的一封書信,錢鏐甚愛自己的王妃莊穆夫人吳氏,王妃每年春天必歸臨安,錢鏐甚為想念。一年春天王妃遲遲未歸,至春色將老,陌上花已發。錢鏐於是寫信說:「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意思是田間阡陌上的花開了,你可以慢慢歸來。表面上看來是吳越王告訴愛妃大可不必急於回家,但是內裡意思就是十分柔和,並殷切希望妻子快些回來,是一道愛的思念。

古人表達等待的心情真是十分有詩意。吳越王情深等待愛妃,而張艾嘉執導的「相愛相親」就是說三代女人的故事,從老到年輕世代的親情關係以及愛情觀,女人對情的等待和執着以及冥冥之中的命運輪迴。

故事由遷墳開始,岳慧英(張艾嘉飾)是退休的中年婦人,她一心認為相愛的人要合葬在一起,於是欲把已下葬鄕下數年的先父白骨遷回城𥚃和其母親合葬。可惜遭到鄉下的姥姥(吳彥姝飾)亦即慧英父親的在世元配强烈反對。

慧英的父親和姥姥的「夫妻關係」只是寫在族譜上,沒有實質上與法律上的夫妻之實,一輩子也沒往來,男人早就少小離家、在城裏另有愛人也落地生根,但吳彥姝所飾演的姥姥岳曾氏,卻是一個深情不悔,在鄉間等足一輩子的女人。她早已備好自己的棺材,等著死後能與丈夫合葬在一起。如今丈夫的女兒説要遷墳,豈不是如歌詞「闖過徐海野 守過千佛崖,承一諾把閒隱拋下,只為你。是戎裝或布衣 絕塵走千騎,卻不見你。」生時等不到這男人,就連死時也得不到合葬的名份。姥姥這一生為情所執,被情所困,陌上花開盡,終生的等候,是空一場。她接受不了。

慧英也接受不了,東奔西跑的為遷墳爭取法律認可。慧英的丈夫(田壯壯飾)是處處相就妻子的人。就算慧英不講理,固執己見,他都會陪著她東奔西跑。相反,慧英看似討厭他的處事態度,會不斷吃醋,彷彿愛戀之中的女人都是這樣。其實他們都為對方著想,卻沒有宣之於口。是許多老夫老妻的寫照,愛情都被生活淹沒。

慧英的女兒薇薇(朗月廷飾)是個想愛卻不懂如何愛的年青女生,因為害怕母親反對她戀愛就一直偷偷摸摸地發展地下情,但又擔心男友阿達會提出分手,於是想用一紙婚書來套住他。當阿達的青梅竹馬帶著孩子出現,薇薇開始不信任阿達,他們回到了姥姥家,和姥姥結交了深厚的情感,薇薇和阿達也在姥姥的故事看見自己。阿達要到北京繼續闖蕩,和外公當年的離鄉別井;薇薇面對阿達青梅竹馬的出現,與姥姥面對丈夫新妻子的出現,薇薇決定在鄭州的等候,以及姥姥數十年來獨守空閨的堅持。就算他們不踏上這條路,結婚了,他們愛情故事又會變成慧英的愛情故事,逐漸被生活所沖淡。他們在別人的愛情中看見自己。大家都有所迷失。

在立場不同的角力下,姥姥跟慧英說想看看她媽。當姥姥看到掛在牆上的外公外婆的合照,她一時認不出來。「這是他?」她才發現,這個人早已不是當年她愛的那個人了。她愛的是當年的岳子福,這麼多年她守的,也許就是一個希望,一個約定。照片中的外公和外婆笑容滿面,她放下了。陌上花開不忍不開,等浪蝶歸來,天涯有約,落葉有情,捨不得腐壞。捨不得的是她 ,不是他。該放下了。

阿達不忍姥姥的等待之心還在,寄了張姥姥和外公的合成合照給她。姥姥冒雨跑回家,拿著照片趕緊看看,可外公那兒卻有一小塊糊掉了,姥姥拿手抹掉,糊掉的範圍卻擴大到整個臉。姥姥悲傷地哭了,看著那糊掉的臉,她只得放下。她堅守那麼多年的愛情,彷彿就是一場夢。夢裏花開,天天在開 ,天色已斑白,可惜花只在自己的夢裏開,一切如夢幻泡影。

陌上花開,開了幾代,鋪滿了人海。麈世間又豈止吳越王在等待,姥姥為了一個承諾等足一世,慧英為了愛付出畢生所有去建立一個家,年輕的薇薇,為了愛,想過私奔,然後如何,不管了,就在乎那個當下。

張艾嘉在一篇訪問說,人的改變會牽連到家的改變。在一件事情爆發出來之後,人很容易會忘記去顧慮最親的人的感受。很多的誤會與不開心,就是源於不溝通。「一家人」,彼此價值觀都不同,彷彿長期不溝通,最親的人都變成陌路人。以至最後對著陌生的冷表達最熟悉的愛。沒有相愛過又怎會有相親的緣份。

萬緣在變,聚散離合,沒該不該

誰,也沒欠誰的債。

花開花落,這是最好的安排

在泰國曼谷市中心Sukhumvit 有一個名班哲希利公園(Benjasiri Park)當年是為了慶祝詩麗吉皇后六十壽辰而建設,公園環繞着一個人工湖,園內有12座泰國藝術家創作的現代雕塑,四處種滿不同類型的植物。

驟眼一看我就認出香港也有種植的幾種樹種。如搖曳生姿得像紅衣舞者的鳳凰木,含蓄少女大花紫微,天真可愛雞蛋花和戀戀黃金的臘腸樹,又名黃金雨。

很多人以為睡蓮是泰國國花,其實黃金雨才是泰國國花。泰國人推崇金色,因為黃金色就是他們敬愛的已故泰國國王普密蓬出生日期(星期一)的象徵色,因此在泰國黃金雨又名「國王之花」。在普密蓬已故的第一個聖誕節,泰國人為了不使遊客失望,又想對已故國王表達尊重,於是在著名景點商場,鋪天蓋地都是金色的裝置,金花,和不同類型的金垂吊等,旨意為國王的花園。那燈飾的裝置設計就是以黃金雨為藍本。

在香港也有黃金雨,但論枝繁葉茂和高大挺拔的程度,真的不及泰國。可能泰國氣候持續和暖穩定,黃金雨長得特別燦爛美麗,花序隨風搖曳、花瓣隨風而如雨落, 遠看一棵棵金色花串於空中地瀉下,像一條黃金小瀑布。

認識黃金雨和其他樹種是因為從前我喜愛到九龍公園閒晃。每到週末的下午,我愛在樹下乘涼,拍攝樹影,也順道上網硏究其樹種,特徴等。久而久之,對常見的香港樹種也略懂皮毛。我愛一個人閒蕩九龍公園,節奏自己把握,看什麼,何時停,那方向,盡在掌握中。熱得不可耐時就到園內的文物探知館內享受清涼空調。我記得每逢初夏,館內後庭的一棵黃花風鈴木會開得金黃斑爛。色彩像極黃金雨,但型態豐富還是黃金雨略勝一籌,因為黃金雨又名臘腸樹,或吊燈樹,黃金花旁總有數條豆狀長的果實伴着,遠看像數條臘腸吊在樹上,當整棵樹吊滿臘腸,和有些金黃色的花自然分佈地垂飾着,型態就像一棵黃金聖誕樹,看到美麗的黃金雨,自然要用手機隨意拍。

我的攝影技術不是很好,平時只是用手機影,最愛捕捉影子,樹木和花朵。但我絕對不是愛花之人。我只愛欣賞公園的花草樹木,因為從園林的花朵中,我學會生命的遁環,花朵盛放時,花辮堅挺,花質絲滑,像美麗的青春少艾。當花兒開始凋謝時,少女步入中老年,花辮開始乾,萎縮。如護膚品牌的廣告台詞般,整體步入褪色和喑啞。當真的垂老疲弱時,花質不再重要,重點是花期盡了,徹底地老化,再落入麈土。寄生在花的蜜蜂也會受到變化,另找容身之所,然而蜜蜂自己也有其花期。

萬物皆有序,正當我為枯葉花謝而神傷時,又發覺昨天臘腸樹上的果實完滿結果,破殻沖天,成就今天這場爭豔嘭㗑的黃金雨。

我對音樂不大認識,很多優美旋律,聽過,欣賞過,就忘記了。唯獨Vivaldi 的Four Seasons, 我特別買了一張專輯放在車上聽。貫穿春夏秋冬的音樂世界,每次都令我從剎那的憂鬱中䆁懷。今日的冬天,明天的春天,然後又步入秋冬,所以一生在改變,數百年後,還是一朵花開的時間。

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 在《天真的預言》一文中寫道: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無限掌中置,剎那成永恆。」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Auguries of Innocence by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華嚴經》𥚃認為這個世界無所謂缺陷,即使缺陷,也是美的,即是今天的不完美也是「不完美之美」, 這個世界是至真、至善、至美, 萬法自如,世間的煩惱皆來欲望,自私,控制, 雜念的固執堅持和拉扯。

彷彿要相信冥冥有主宰,花開花落,真誠地愛來對待自己和身邊的一切。就會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

拾級而上寶福山,合十,敬禮,看到兩位蒼蒼白髮的老人背影,目光一致,呆望前方。情是真的,思念是苦,涙是咸的,花開花落,萬法有序,麈世因果。

這是最好的安排。

慢多幾拍也無妨

在泰國泡書店實在頗有趣,因為大部分都是泰文書藉。泡書店就是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扮看書。 我隨意地拿起一本泰文書,胡亂地翻閲,呆看泰國文字,直覺認為普遍泰國人的字體應該是十分公整,因為每串文字也差不多,而且好像由很多個不同型狀的n組成。

(例如:ภาษาไทย )認同嗎?

不懂泰文唯有扮看書,那一刻簡直是重拾看圖識字的樂趣。在一堆泰文叢書中,我看到一本中文書,是大前研一的舊書,名《低欲望社會》。平時我甚少看這類型書的,但在海量的泰文書中,這本就像荒島唯一能吃的食物。於是我就拿來速讀。(skip and scan )

大前硏一的論點很簡單,就是社會呈現疲弱的L, 低欲望,新平庸正在帶領社會向下沉淪薪資凍漲。因為未來不明,新世代是「向內、向下、向後」,喪失成功欲,只在乎小確幸。換言之即是說年青的胸無大志,步入廢青時代。論調呼應着最近網絡竄紅的新名詞「佛系青年」。

「佛系青年」其實跟宗教没有任何關係,只是借用佛教鼓吹的隨緣論,平常心論來開個玩笑。意指新世代的青年,不大走心,太從容,有點混日子的生活方式。

其實這種「佛系方式」是的一種心理調節,因為新世代畢業後,工作和生活的壓力自會與在學時有明顯分別,凡事像無所求的佛系生活方式就成為抵抗壓力的方法, 是生存的保護罩。 當然社會的聲音就是擔心太無慾無求,會令社會進步慢下來。因為某程度上進步就是由渴望更好生活的欲望引起,没有了欲望,就没有了動力。

我覺得欲望低不至於太壞,有時當你內心成熟到一個水平,物質意慾不會要求太多,知足的定義會有所不同。例如一個人餓着肚子的時候自然會想大吃大喝一番,但當一個人已經半飽,就不會亂吃一通。而且令到社會進步慢下來的原因有很多,很多時候肆無忌憚的權慾張顯,也會令社會進步放緩。

既然都慢了,慢多幾拍也無妨。

「夢𥚃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任何事情也會回來

為了方便和節省功夫,數十年來,我都是把衣服交由洗衣店清潔。小社區的所有洗衣店我也光顧過,價錢相若,它們有個共同點,就是店員姐姐(其實是師奶)的態度全都十分有性格,性情比中環名店的店員更甚。因為名店的店員會對熟客好一些,大客更好。而洗衣店的姐姐是十分公平,一視同仁。

就算你是多年熟客,又如何?

就算不對着你說話,又如何?

冷冷的態度,然後眼尾朝門口一掃,暗示你,門口在前方,把錢放下,你可走了。

半年前,有間新的洗衣店在街角開業,店員是名美少女,年青真是美好,太陽般的笑容。只是詢問一下價錢,她已把店鋪的咭片遞上,還說可從WhatsApp 要求上門收衫。 熱情有禮的態度在這小小社區十分罕見。真是不得不光顧。

第二天,我就提着兩大袋衣服到新店磅洗。 這新店服務真好,質量則屬一般,白色不夠白,顏色衣服不夠鮮,但我繼續光顧,因為欣賞其態度。

有次我發現有些衣服有油污,預料小店是不會負責,但不把事件告訴美少女, 我又心有不甘。於是,把事情告之,誰知美少女不但沒有推卸責任,還告訴我是洗衣機漏出來的油點,洗衣機舊了就有機會在角位漏油,美少女說可能同事在機的角位附近摺衫,就沾上了油漬。她再三道歉並幫我重洗。 自此之後,就算白衫不太白,我也不投訴, 自己再次在家漂白,再手洗就算了。

幾個月前,我發覺洗衣店再沒有美少女的身影,變了個老伯和另一婦人,態度依舊親切,我知道這小店應是轉換了東主。

我又發現衣服有油污,於是把事情告訴老伯,其實只想負責人下次盡量避免。

老伯沒聽我說完,就告訴我「沒有可能!是你自己沾上油漬,當然洗不掉⋯」

我說「之前我也有過類似情況,前任負責人說是機油⋯⋯⋯」

話未說完

老伯大聲再說 「沒有可能!是不會有油污的,此店沒有油,是你自己弄出來⋯」

我停頓,看着老伯,然後微笑。

靜靜地說「不要緊,我想拿回我放在這店的自購消毒洗衣劑。」

老伯把用剩的半支塞進我手,轉身就走。

我也離開了。

拿着半支消毒洗衣劑,不經意地走到另一街口,看到一間舊洗衣店,這是我十五年前光顧過的店舖。我對那店的老闆娘,和老闆曾經十分唸熟。老闆娘喜愛吃魚,是聖瑪利書院舊生,老闆是我姨丈的朋友,常常坐在店外的藤椅,那店的缺點就是洗衣磅很不清晰,為免有誤會和爭拗,我就再沒有光顧了。

有次在超市遇上洗衣店老闆,他說 「阿妹,回來洗衫呀」我忘了當時用什麼原因推卻。

去年,我得知信教的洗衣店老闆和老闆娘都回了天家。那刻遺憾但有感他們團聚了。

我看見店內兩名陌生員工,洗衣磅換了電子磅。門口依舊有張空的藤椅。一切依舊,只是人面全非。

我踏入店內,把消毒藥水放下,微笑並說「我是歐老闆的舊客,我知他不在了,我通常把私家消毒藥水放在店,每次磅洗,可否幫我注入」

店的婦人終於抬頭應着我

然後説「當然可以,尤其你是歐生的舊客」

轉身離開,我特意走到歐老闆常坐的空藤椅旁邊,低聲說 「歐老闆,我回來了」

“I have learnt from river, everything comes back. “ Siddhartha, Hermann Hesse

任何事情都是會回來,是一輪循環。

不得不承認,這哲理真的呼應着人生。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増不減。

一切事物的真實狀態是空的,不實的。

在時間上沒有生滅,在聖凡上沒有垢淨,

沒有喜惡之分,在空間上沒有増加,減少,只是調配不同,在萬物上的變化是緣起幻相,隱含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増不減的寂滅性。

過年

如果人不大肆慶祝農曆大年初一,其實這個日子只像正常流逝的一分一秒,會無聲無息地過。像每月的初一十五,或是印度人,印尼人的新年。人家的新年,在我們來説只是正常不過的一日。 可能人總需一些理由來為生活加油,新年的團聚就成為人間最大溫暖。

工作的習慣讓我每天一早起來就查看手機,回覆短訊。今天是年初三,依舊全都是賀年短訊。

以前過年十分忙碌,團年的日子,家𥚃的長輩都會準備林林種種的食物。外婆最愛帶我到街市買餸, 因為我永遠不會亂走,不會亂哭,不會扭買東西。每次帶我外出,她都十分放心。當她沒有手拖我時,就會叫我無論如何也捉住她的褲邊來走。而重要的是街市的燒肉店店主,每次見到我,總會送多半條叉燒給外婆。於是這就成為外婆總愛帶我到街市出巡的原動力。

今時不同往日,近年的團年飯,大都出外吃。但今年就十分與時並進,可能家中人少,不知是誰的主意,竟然從手機的電召外賣apps 如Uber eat, deliveroo 等電召回來。親友在手機努力按,然後到屋苑大堂迎接送食物的哥哥,所有的下單到齊後, 那就是今年的團年飯。食物質素不錯的,喜歡肉食的,吃肉,要素的有素。同一桌上,就像去了不同店家吃飯般,吃完又可倒床入睡,真的符合我這些資深宅女的要求,宅宅的家庭成員也十分愉快,過程中還可大聲與遠方親友互動FaceTime. 科技真的帶來生活的不可思議。

當時間跳至12 時正,與家人互相擁抱祝賀後,就是一輪網絡拜年,以手機的短訊和朋友作新年祝福。

多年前的我對此也不太習慣,但隨著工作上的伙伴, 朋友也這樣祝福,我怎麼也要跟著大潮流而走,不可不回覆。久而久之,一踏入年初一,就在那一殺那,就要覆海量的短訊,真是比上班還要忙碌。幾串恭喜,互相把祝賀video, 或圖片,你傳我,我傳你的輪迴一場。

馬來西亞的朋友Jessica 也短訊恭賀,我們讀書時代認識,她都是一個儍人,所以大家絕對是癡癡呆呆坐埋一枱。

Jessica 說「狗年呀,你家有沒有屬馬,屬蛇,屬兔的生肖,要是這幾個生肖,你今年就大旺了!」

我說「你信這些嗎,我以前每年也看什麼玲玲, 蘇民峰等的風水書。直至有一年,我沒有再看了」

Jessica: 「嗯,其實我只信合心意的預測,我把所有十二生肖好的事全都當成自己的,把不好的事全都閲過即忘,完全ignore, 因為人生是苦,但每天怎樣過是自己的選擇,每天抱著開放愉悅的心情去應付,我覺得事情都會隨著愉悅的磁場,得到更好的效果⋯⋯ 而且視每個跌倒為一個學習機會。if I cut my finger today , it’s ok, because I learn. Why did it happen, how to prevent it. I may cut my finger again but that will be the other finger, and I will learn again too.

我明白為何我和她那麼合拍了,因為我們都是傻中帶點不儍,時儍時不儍,正常中帶點不正常。不儍的她有時又帶點深不可測。

不知怎的,我腦海突然浮起幾年前看過村上春樹的一本書,《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如以往我總會寫下一篇讀後感,以防自己忘記也容易勾起記憶。沒有色彩的多崎作, 是你嗎?書中有一句關於車站令我特別記得。

經過一秒的google search, 那車站的句子是這樣的。

「這就跟建造車站一樣啊。只要那東西具有重大的意義和目的,就絕不會因為一點小小的過失便全面崩盤、化為烏有。哪怕不夠完美,也總得先把車站造出來,是不是?沒有車站,電車就沒辦法停車⋯」

所以無論今年如何,什麼生肖,日子都要過。move on, no matter what. 直路又好,彎道也好,都要謙卑地過,當然希望在逆風時,上天能賜予機會使傷口得以撫平重生。

我喜愛村上春樹的車站比喻, 那不單是自己建造的心靈車站,自己也是烈車的車長,自己烈車自己駕,在生命軌道上行走,沿途所遇到的人,來去匆匆,過客是莫名其妙的因緣和合,身邊的人也許是多世至今的久別重逢。無論烈車在途上有多擁簇,最後下車的人都會是自己。這是正常的,可能會覺得有點sad, 很孤獨。但是宇宙的定律本該如此,生時一個人,走時也是一個人。然後只剩一顆靈魂, 依照功德再附上另一驅殻,扮演不同人生,成為另一烈車的車長,又再與人相遇,相遇的時空中,車長與乘客,過客,都珍惜團聚,過着新年。

唵嘛呢叭咪吽

祝福台灣

手機的新聞app不停傳來花蓮地震的最新消息,情況當然令人擔心。同事剛巧身處台北,他在酒店也感受到餘震,房間的玻璃酒杯前後擺動,輕輕地碰撞。

我很久也沒有到過台灣了,但對台灣不算陌生,因為孩童時的我常跟爸爸到台灣工作,當年爸爸在台灣有生意的,所以我通常每三個月就去台灣一次。是的,小小年紀已開始出trip 了。

對台灣的印象是一把小紅傘,那小傘束起來像一朵紅繡球。把傘打開,傘邊像新鮮的花瓣般捲起,我一看就喜歡,爸爸就買了給我。那是我第一把雨傘。小手喜歡把紅傘在雨下轉動。傘在轉,自己又在自轉。我把小紅傘帶回港。雨天陪我上學。在校內,我一打開小傘,同學們就驚嘆,然後幾個小人兒迫在傘下,噪吵地看雨點嘩啦嘩啦地落在紅傘。

我記得。因為那把雨傘在同學不斷的一開一合間,爛了。 兒時的我像沒有眼淚的孩子,從來不哭的,只會沉默。 相反,長大了的我就眼涙泛濫,記得和文盲朋友看的那套由李察基爾和小狗演出的電影,我就哭得死去活來,用盡了朋友所有紙巾。雨傘爛了,我沒有哭,只是沉默然後小心翼翼地把破傘子帶回家。就是因為我沒有哭,過份冷靜,於是同學們就惶恐了。

那所學校校風頗好的,同學十分內疚,她把弄破小傘的事件告訴她媽媽,然後她媽媽親自和我媽媽說「不如我去台灣買回紅傘給你女兒,好嗎」我媽媽說「當然不用,傘子也會有爛的一天,爛了也是好事,那麼她不會不停在雨中自轉,不要放上心,所有東西都要用,當然會爛,完全不關你女兒事」當年沒有FB, 什麼群組,要不然她們已互add 對方了。

我記憶力頗強的,尤其對無謂的事有超強的記憶力,所以我的文盲朋友會把重要事情都告訴我,然後當她要記起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會打電話問我。我的朋友都是瘋瘋癲癲的,只有她才能想出這記事方法。絕對是利用友情。

另一件令我聯想到台灣是寺廟,兒時我媽媽常帶我到寺廟頂禮。因為常去台灣,於是就常到台灣的一所寺廟跪拜,沒有什麼所求,只是表達敬意。我記得那寺廟的擺設,燈光和寺廟對外的馬路。我以前常以為那寺廟是泰國,但有次在介紹台灣的電視節目中,我看到那寺廟的大堂,那像菠蘿般的巨型祈福燈勾起了我的記憶。我知道了,原來那寺廟是台灣。

同事傳來桃園機場的一張相片,玻璃幕上的文字寫着「在旅行路上,有些事我們慢慢説,有個熱情的地方名叫台灣,我用思念在醖釀,牢記你的模樣,揮揮手再見,祝你旅途平安」

我在WP 有很多台灣朋友,他們都十分善良,牢記台灣的一齊,祝台灣平安。

唵嘛呢叭咪吽 🙏🏻

相片從互聨網下載

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心中的煩怒

情緒好像天氣,有時晴天, 有時雨天,有時狂風雷暴。天氣會過的,今天暴雨,下夠雨後就會停。晴天重臨,然後又下雨。天氣和心境都可不停的輪廻。

在咖啡室,點了無糖咖啡, 一支手機,一枚隨身電,一份報紙,就是週日晴天的開始。副刊文化版今期專訪一對母女。那名媽媽為了照顧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女兒把工作辭退了。不難想像特殊兒童在社會是受盡歧視,因為早前新聞也有提及,在地鐡車廂內一名自閉症小孩踢到一名伯伯,兒童的媽媽連説八次對不起,伯伯依舊拍打那自閉症兒童,就算兒童的媽媽不斷解釋其兒子的特殊情況,也得不到體諒。甚至車廂內的三姑六婆,旁邊鶴也你一言我一語地肆意指責兒童欺負伯伯。兒童的媽媽崩潰了。

報紙訪問了另一位媽媽,其女兒患有唐氏綜合症,也道出類似受委屈的經歴。特殊障礙女兒撘巴士,欲坐在一名婆婆旁邊,婆婆大聲嚷著「你不能坐在我旁,你坐另一邊」

為了令女兒尋回自信,她幫女兒報讀粵劇班,幸好觀眾的掌聲為持有障礙的女兒帶來鼓勵。 特定的粤劇造手也簡接幫助了女兒的骨骼發展,正常的唐氏綜合症病人在廿幾歲已開始背部彎曲,但其女兒今年三十九歲,因為勤練造手,骨骼退化問題不致太明顯。減少退化外,觀衆的熱情帶來特殊表演者難得的鼓勵。在後台看着的女兒的媽媽也享受着掌聲,彷彿比女兒更感動。

唐氐綜合症病人年長後的另一病徵就是步履不穏,於是媽媽又帶女兒去跑馬拉松,每日練習,令其步履穏健輕盈,對抗唐氏綜合症帶來的退化。年邁的媽媽,每天照顧着女兒的學習班,起居飲食。在女兒面前輕輕鬆鬆。鏡頭一轉,就不禁感慨起來。

「我不知可以照顧她多久」

相信這是所有特殊兒童媽媽的心聲。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就出現一部以探討自閉症兒童家庭為題的電影《黃金花》黃師奶(毛舜筠飾)和她丈夫(呂良偉飾)自閉症兒子(凌文龍飾)住在公共屋邨, 他們共同養育一名自閉症兒子。自閉症的病人內心是單純直接,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然後不客氣地表現出來。其實是那種對事件的怨憎惡愛感受是很原始的本質。每人皆有,只是我們學會了掩飾。我們的情緖也試過大發雷霆,經歷情緒低氣壓的心境,而自閉症的人所感受的鬱憤比我們所感受的大百倍。

所以情緒一低落時,自閉者的情緒表現會容易失控,抓傷身邊的人,即使是父母也不能幸免。作為特殊兒童的父母比想像中艱難,簡單如過馬路,做父母的要用身體擋住小朋友,並盡量挨近欄杆,以防他突然闖出馬路發生意外。那種分分秒秒的繃緊狀態,所承受的生活壓力不足為外人道。每天都可以說是生活戰場。

電視劇的對白會說 「我不認命」

人生,真的可以不認命嗎?

有時處境不能控制,唯有控制心境。

要不,就是自己跟自己作對,令自己寸步難行。據社工講,有些個案,媽媽的確有想過幫個仔解脫!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放開和接受,才適應眼前的處境。

訪問進行在烈日下,媽媽語帶相關的問女兒「無論晴天,雨天,我們一直跑下去,好不好?」直率的女兒說「吓,講笑乍下華」

一個願意在晴天,雨天都義無反顧地陪你一直跑下去的人。其實除了媽媽,最親的家人。還會是誰呢?所以當我們這些「不特殊」的人,在情緒低落時,或面對其他人(工作/ 家庭)的燥鬱情緒。自己的情緒也被他人影響的時候,想想任何情緒都會過的,並視情緒天氣為生活道場,感恩自己的情緒會過的,也感恩他人的包容。

《黃金花》的導演陳大利說 「我覺得這些小朋友的父母,他們付出的愛是無條件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