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 : Sally Rooney

第一次看三級片是Sharon Stone 的《本能》, 那次覺得她挺型(酷), 詳細劇情,我已忘記了,只是記得曾經認為不錯。

第二次看三級片是和多年老友看《有人喜歡藍》,是部法國三級藝術片,法文名是La vie d’Adèle, 當年她的德語老師介紹她看,就找我陪看,不是她沒有膽量,而是認為有輕微文學根底的我,應該能以簡單語句,「報告」一下影片說什麼,她要的是一篇口述影評。

結果,看完,不好意思,我不明白!

還記得那片是獲得2013年康城金棕奬,老友當時還一邊吃麥當勞,一邊揶揄, 「唉! 還以為你很藝術,人家拿奬呀,你偏偏不明,但又明《本能》」

我不卑不亢地抗辯:「如果我沒記錯,《本能》是懸疑兇殺案來的⋯而且我沒有說我懂看藝術三級片⋯」

就是如此,這老友像在手機綁好提示訊息般,我一看什麼得獎片,得獎書,她就會加一腳: 「得獎野,你係唔會明!」

千萬不要告訴她,我讀不明Sally Rooney 的 「Conversation With Friends」 (中譯:聊天記錄)。書不難讀,就是不明為何此書獲得2018年-弗里奧文學獎(Folio Prize)短名單,及迪蘭·托馬斯(Swansea University International Dylan Thomas Prize)獎短名單。

Sally Rooney, 1991出生, 愛爾蘭卡斯爾巴長大,修畢美國文學碩士後,才用了3個月就完成了10萬字的《聊天記錄》(Conversations with Friends)。

獎項以外,名利雙收,書本大賣,和Wylie 經紀公司簽約後,《聊天記錄》 收到了7家出版商的競標,版權賣至12個國家。 此書2017年在英國更由Faber & Faber 出版。

《聊天記錄》 很簡單, 講述柏林的2名女大學生,才華洋溢,朝氣勃勃,陽光性格的詩人 Frances 和她可愛迷人的朋友 Bobbi,她們是前度情侶,結束關係後,仍一同結伴到各地表演。

Melissa 是一位已婚的作家和攝影師,在看到她們的朗誦詩歌後被她們的才華魅力吸引,將女孩們帶入了她的世界,認識了她頗有名的演員丈夫 Nick,更帶她們接觸當紅而富創造力的頂尖藝術朋友圈。

故事發展,我在第6頁已估計到,就是複雜的4角戀和情侶對換。Melissa 和 Bobbi 時而公開調情, Frances 和 Nick (Melissa丈夫) 也開始了一埸婚外戀,最終4個人的自我內心世界不斷地翻騰。

帶著煎熬,像內疚,但又不是悔恨當初的感覺。 書中主角不斷自問 「朋友是什麼?」「聊天是什麼?」

我沒有完成此書,一切已在預料之。 拿獎就有點摸不著頭緒,不過假若把故事拍成電視劇,應該頗有收視率。

前日發現,此故事真的被拍,演出軌丈夫角色的人選就是Taylor Swift 男友 ,Joe Alwyn, 靚仔不靚仔,見仁見智,但樣貌神似那些感情狀態複雜的男生。

有人說Sally Rooney 能夠寫出一整個世代的焦慮,看似自由自在,其實非常依賴社群,常常為了依附群體而隱藏自我。 我想我大概明白,可能也是我是誰,愛是什麼,怎樣愛人,通通也感到迷失茫然的一代。 他們是從「關係」在尋找自己,常試「療癒」自己,其實心裡是空洞的寂寞。

此書我就不喜歡了,不過我倒十分欣賞Sally Rooney, 雖然不知為何她說自己是終生共產黨支持者,但我欣賞她的以巴立場。

她的新書《美好的世界,你在哪裡》(Beautiful World, Where Are You)會翻譯為希伯來語,但就以巴衝突立場。她堅持選擇不將新書的翻譯權賣給以色列的出版社。

因為巴勒斯坦人長期被以色列壓搾,她的聲明表示,她加入「抵制,撤資和制裁(BDS)運動」(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BDS),該運動致力於結束使得以色列壓迫巴勒斯坦人的國際支持,並向以色列施壓,督促其遵守國際法。

聲明指出,不是每個人都會同意她的觀點,但她認為與一家「不公開與種族隔離保持距離並支持聯合國規定的巴勒斯坦人民權利」的以色列公司合作是不對的。

她的挺巴勒斯坦行動令她的IG 不停地被言論轟炸,不過她沒有理會,不跟人接龍,依然故我。

就算不投入她的作品,我萬分期待她繼續發光發熱,以自己身份扶助弱勢。

我也是挺巴支持者,是無名小卒,獅子山下的一隻蟻民,不過年輕時深受Edward Said 的 「The Question of Palestine 」 一書所觸動,巴勒斯坦被欺壓了好幾代人。 而國際間,因為巴人沒有價值,沒有人理會,莫說理解。

對「人物誌 : Sally Rooney」的想法

  1. 我有巴勒斯坦裔的朋友,也有猶太人朋友。住在巴勒斯坦地區的人的確很受壓迫,連收郵包也不方便,要先寄到其他國家,再在當地人手送過去。

    Liked by 1 person

  2. 「看似自由自在,其實非常依賴社群」,說得非常對。 慢慢地,好像每個人都這樣,我站在路旁過馬路,身邊的路人都在看社群。 很恐怖。
    這種找不到自己的氛圍,讓人類不停受苦著。
    我以前也讀過很多 Edward Said 的作品。 他的好幾本作品曾經是我們的教科書。 當人類失去憐憫與基本人性道德,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從 E. Said 的歷史觀點來看,一步一步都看到足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