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件蛋糕說起

某年夏天,由外國回來放暑假,在日資百貨公司做暑期工,那時香港的市道十分好,整個銅鑼灣熙來壤往。不是誇張的,每逢週末此日資百貨公司到處塞滿客人,由於顧客比工作人員多,所以應徵的條件極為簡單,只要你有手有腳就可翌日上班。

百貨公司雖然缺人,但偏向僱用女生,有人被派去控制升降機,有些被派到前台包花紙,我就被派往男裝部幫手。記得當時人事部說:「你等陣上6樓找掃把。」那時心想「掃把?個掃把放在那兒? 是否叫我去掃地。」

為了不顯示自己愚蠢,我沒有出聲,不久,一位肥師奶走來帶我上男裝部,我也忘了多久才明白,她就是我掃把,supervisor的「super」就是「掃把」。在男裝部的工作很簡單,沒有客時,行行企企,有客時為他們拿貨,夠鐘就吃飯,然後又回來,輕輕鬆鬆又一day。

有次週未特別人多,掃把跟我說「阿妹,個邊全個山頭也是人,你去攪攪佢」我就闖入人羣,快快手拿貨,sell 客,開單,生意就是如此間續不斷,2架特價車,一邊賣恤衫,一邊賣西褲,HK$199-$599的價位,2個鐘頭我已可做到HK$8000。

掃把對我刮目相看,讚賞我一番後才驚覺我未吃午飯,不過我的午飯時間已經過了,通常每人都有自己的吃飯時間,一過了就不能補回。那次掃把說「快去吃飯,我來頂替你,你早去早回。」

為了速吃,最快想到是麥當勞,不過麥當勞入面也是人頭湧湧,水洩不通。第二個選擇就是Food Court, 不過找得位來,等飯弄好再吃,起碼也45分鐘。為了快,我就在東海堂餅店買了2個芒果撻,HK$25/件,店員把2個撻上下疊放,放進小袋。我拿著小袋,四處都是人,在街上吃,甚為礙眼,害怕旁人目光的同時,也過不了自己。

我望一下錶,已過了15分鐘,時間過得真快,再猶豫不決就早知食45分鐘Food Court拉麵,於是我躲在一條能遮蓋自己身位的粗大站柱,面向小巷,快速吃過那2個芒果撻。那時東海堂還未賣給美心,他們的芒果撻簡直令人回味無窮,厚厚的果肉,一點芒果酸也沒有。芒果好不好吃,最容易是看顔色,如果金黃色可以説是必甜,而東海堂的芒果撻,每片芒果也是金黃色,撻皮中有微甜忌廉,上面有三塊厚肉芒果,全個撻值HK$25,此三塊必甜芒果佔了最大成本。

我匆匆吞下2個果撻,不用喝水,此也是我選芒果撻作快速午餐的原因,再看看錶,共用了20分鐘,返回男裝部要5分鐘, 又速速回去。 掃把看到我用了25分鐘就回來,欣喜萬分。她說「阿妹,你太乖了,你不在時,我一張單也開不成,食好飯嗎,把擋口交俾你了。」那天的黃昏時份不算人多,但由5:30至8:00,我又做多HK$2000生意。

自此,掃把認為我頗有客緣,就安排我每天負責走廊旁邊那2架特價車,吃飯時間也可彈性處理。臨離開男裝部的前兩星期,男裝部經理問我:「想不想轉做長工, 有學歴的話,很快可升部門經理或買手,你有前線經驗,好快升,我哋可以由副經理開始,做我助手呀。」

我從來不打算做百貨,而且只是暑期工,我還要回美國升學,不過在百貨公司的日子, 我學了很多做人處世的事,也見識過不同客人,原來此世界真的一樣米養百樣人,百貨中百客。 最後一天,我就在東海堂買了三打芒果撻,請整個男裝部所有同事吃,而男裝部經理及掃把,則每人一張餅卡作謝意。

畢業回港那年,香港經濟不好,我找到一份出口貿易的工作,人工不高,不過在公司跟著老經理,很快我已獲派處理幾個海外客戶訂單, 除了海外單外,那時不知為何還有些小單,是他們自己打電話來詢問生意,計一計成本,算一算交貨日期,我又接了。 久而久之,我有不少的客戶, 人工也隨之上揚。

公司有個規矩的,五百萬至一千萬以上生意的大客戶,每逢佳節會收到君悅酒店的果籃,月餅,蘿蔔糕等,有些海外客戶更有當地酒店的festive hamper, 或謝意花束。 幾十萬的小客戶當然不在此列,不過由於都是我的客戶,每逢佳節我都會自掏腰包,買東海堂月餅,及蘿蔔糕給他們,作一份心意。

選取東海堂實屬一份情意結,猶記得東海堂賣盤給美心的時候,我在科學館道附近見客,由客戶辨工室開完會後,在街上看見士多的電視機正播出東海堂老闆說生意難做要結業云云。印象中,過多幾天,美心集團就收購了東海堂。

初時我以為是次收購是場美好結合,實情是成為美心成員後的東海堂,蛋糕質素每況愈下,高水平的蛋糕師傅好像也去了美心,中秋節的日本十勝雙皇紅豆月餅,沒有以往那麼細膩有層次,清甜含適當油份。不知何時起我最愛的芒果撻也停產了,取以代之的是紅豆迷你月餅,和芒果千層酥,一片片芒果肉也變成芒果粒,成本大減。

美心品牌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最近在家中斷捨離雜物時,給我發現幾張東海堂餅咭,應該是我臨別貿易公司的last day, 每位同事也派一張餅咭作farewell, 用剩的幾張就塞了在某處。

餅咭當然不能浪費,前天就去門市換了幾件西餅回家吃,首先芒果酥的芒果粒是酸的,媽媽吃到牙關打震,榛子千層酥的榛子是腍的, 什麼北海道芋頭蛋糕是乾硬的。 全家也對東海堂的水平極之失望,媽媽更說幸好已用光餅咭,叫我不要再吃東海堂。

對此真的莫不唏噓,經典的芒果蛋糕系列,如今連媽媽也唾棄,我從來也不敢告訴她,她的寶貝女兒當年在街角狠吞虎嚥芒果撻的事情,所以才對東海堂如此情深意重。

其實我相當同情東海堂的處境,自己所餘的優勢也被美心奪走,蛋糕不創新,成本又要控,當然市道又是差,蛋糕乾硬,是因為蛋糕的流量少,客少之故。此情此勢,縮緊褲頭在所難免。

不過差了就是差了,不出聲,不反駁,慢慢做好蛋糕總比天天說自己有吸引力好。

廣告

對「由一件蛋糕說起」的想法

  1. 看著照片,覺得好漂亮好好吃的樣子。 食物還是要吃下去才有感覺,光用看的只是想像中的滋味~ ^^
    我吃飯速度慢,上了大學之後學會了只要忙就暫時不吃飯,等一切忙完後再慢慢吃。

    香港的食物是華人的驕傲哪! 現今食材與原料都不如以往,可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