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迴響- 烏克蘭

廣東話有句諺語叫 「蟻多摟死象」意即螞蟻成群作隊地纏上大象, 寓意最微末的力量,一旦集腋成裘,由腳纏起,凝聚的點滴也能跟高牆一較高下。

根據“the State Emergency Service of Ukraine” 的FB, 在烏克蘭的中西部, 有個城市叫Vinnytsia ,2 枚俄羅斯製的FAB-100飛機炸彈從空而降。26日的19:50, 一羣烏克蘭拆彈專家,成功把此2枚炸彈拆除。

在烏克蘭的一城市Heniches’k, 一名烏克蘭女人走到一名持槍的俄軍前,俄軍多次叫她離開,她沒有依從。
女人問: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here ?
俄軍: Right now our discussion will lead to nothing
女人: You are occupants, you are fascist!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on our land with all these guns? Take these seeds and put them in your pockets, so at least sunflower will grow when you all lie down here. (Sunflower, 太陽花是烏克蘭國花。)

26日,俄羅斯軍隊迫近基輔,烏克蘭國防部副部長Hanna Maliar呼籲全民共同抵禦,在FB 烏克蘭軍官就拍片教民衆自製汽油彈,並提到一個軍事小技巧,就是加入花生醬可以讓燃料黏在敵人身上,令火勢更久更猛烈。

此呼籲一出,烏克蘭的Google熱門關鍵字就是 「如何自製汽油彈」(molotov cocktail),當俄軍接近烏克蘭的東北城市Kharkiv,和首都基輔時, 「自製汽油彈」 的搜尋量更是急速上升。

入夜在首都基輔,有影片流出,當俄羅斯坦克於黑夜駛入基輔時,伏在道路兩旁的烏克蘭人就用自製汽油彈向坦克攻擊,坦克秒間陷於火噬。

27日早上,無數的烏克蘭平民,手持長槍守住基輔,有些更拖著寵物,面對俄羅斯軍, 烏克蘭人真的如他們的總統說,我們不怕,不怕俄羅斯。

烏克蘭文的Good Luck, 的寫法是 НЕХАЙ ЩАСТИТЬ ,恰巧此寫法НЕХУЙ ШАСТАТЬ在俄羅斯文中的意思為 FUCK YOU, 烏克蘭人把市內所以道路指示牌也扔掉,換上НЕХУЙ ШАСТАТЬ 此字, 烏克蘭人對自己說 「Good Luck!」

烏克蘭人知道什麼也要靠自己,自己國家自己救,所以他們傾盡全力,俄軍四方八面的進擊,他們也全方位的鬥智鬥力。 在基輔的邊圍,有個地方名Irpin, 正常情況是敵軍去平民區,大都盡量躲避,但烏克蘭人則「惡向膽邊生」, 一見俄軍一擁上前,把敵軍壓退。

在Koryukivka, 居民則成功截獲為俄軍運送油糧的車隊。 在Twitter , 有條短片名為 “the best bartender”, 在烏克蘭郊區,一羣烏克蘭平民,中老年,有男有女,燕瘦環肥,他們一邊在喝酒,一邊在自製汽油彈。 突然有幾個年輕俄軍太肌餓,沒有食糧又沒有燃油, 欲以武器跟他們交換食物。

烏克蘭平民給予他們一些食物並閒談,原來他們才20多歲突被徴召去打仗,戰況的資訊不足,軍令也收不到,可以說是一盤散沙的其中2 粒沙。 俄羅斯小軍問:「戰況如何?」 烏克蘭的胖子說:「 我們正在贏,你們怎也要走,此車要不要幫你拖回俄羅斯?」

不過俄軍也不是省油的燈,在烏克蘭郊區Vasylkiv, 俄羅斯飛彈就擊中空軍基地主跑道,及西南方向的儲油區。2次大爆炸,令火光直衝夜空。烏克蘭政府隨之警告,基輔居民要把窗戶緊閉,因為已飄出有毒氣體,而且連續不斷的爆炸空襲, 也癱瘓烏克蘭的互聯網絡,主要的電信基礎設施也遭到破壞。

烏克蘭副總理兼數碼化轉型部長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稱俄羅斯試圖中斷烏克蘭對外網絡,以傳播對己有利訊息。

費多羅夫於是在Twitter 向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行政總裁馬斯克(Elon Musk)求助:「當你試圖殖民火星──俄羅斯正嘗試佔領烏克蘭! 當你的火箭成功從太空返回地球,俄羅斯的火箭正攻擊烏克蘭平民! 我們請求您向烏克蘭提供「星鏈(Starlink)」 衛星站,並呼籲理智的俄羅斯人挺身而出。」

馬斯克在一小時後回覆指 「星鏈服務現已在烏克蘭啟動,並將提供更多終端服務。SpaceX 擁有1,469個星鏈衛星,並有272顆即將進入運行軌道。該技術可服務偏遠或受災害中斷通訊地區。 馬斯克(Elon Musk)的承諾, 確保了烏克蘭對外網路不被俄羅斯襲擊。

此舉可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北約不援,世界共援。

日本電商龍頭樂天集團(Rakuten)創辦人三木谷浩史表示,他將直接捐贈10億日圓(約870 萬美金) 給烏克蘭政府,並稱俄羅斯揮軍入侵行徑是「對民主的挑戰」。三木谷說,他曾於2019年訪問烏克蘭首都基輔並與總統澤倫斯基會面。他在信中寫道:「我與你(澤倫斯基)和烏克蘭人民同在。」

是次俄烏戰爭,烏克蘭突破思維,以社交媒體轉發軍隊戰況, 自知勢力懸殊,烏克蘭多次請求外界相助。除了傳統貨幣的捐款,烏克蘭軍方透過烏克蘭非牟利機構名為「活著回家」 (Come Back Alive) 籌款,直至昨天從各路網民收到109枚比特幣(Bitcoin)捐款,折合逾400 萬美金,而比特幣即日亦從大瀉中飆升10%,回升至約3.8萬美元。

烏克蘭人的氣魄令人動容,西方大國有各自的利益制肘,但各國的人民沒有。

兩名烏克蘭國腳施真高(Oleksandr Zinchenko),米哥倫哥(Vitaliy Mykolenko)在周六英超賽前相擁,場面令人動容。周六愛華頓主場對曼城的英超比賽,愛華頓的米哥倫哥和曼城的施真高雖然各為其主,然而他鄉遇故知,國難當前,兩人不忘在賽前相擁鼓勵,並傾談了幾句,點滴在心頭。 從片段所見,其中施真高顯得一臉感觸,眼泛淚光。兩人雖然不曾效力同一球會,然而都是現役烏克蘭國腳,屢次在國際賽並肩作戰。向戰爭說不! 一眾曼城球員賽前都穿上印有烏克蘭國旗及No War(不要戰爭)字句的Tee恤,至於愛華頓球員則身披烏克蘭國旗。現場球迷都齊齊為烏克蘭打氣。施真高看到大家都為祖國發聲,激動得淚流滿面。

地球村的we are one world 的精神一直也只是一個口號,但在此刻則應戰而生,成為一種力量! 球迷的迴響不斷,世界聽到了!

原本在三月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盃歐洲區外圍賽附加賽,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事引起公憤。波蘭,瑞典,捷克聯署表態,要求國際足協禁止俄國舉辦賽事。

在悉尼,數千人冒著大雨遊行抗議,為烏克蘭呐喊。在東京,抗議民眾要求將俄羅斯驅逐出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在歐洲也有數萬人,包括生活在國外的烏克蘭人,他們在倫敦,柏林,雅典,赫爾辛基,馬德里,及米蘭等街頭舉行抗議。他們身披烏克蘭國旗,舉著「停止戰爭」的標語牌。

西方社會民眾的壓力,令各國不得不再重新檢視制裁俄羅斯政策。德國終於改變意願,同意向烏克蘭提供武器,及人道主義援助,其中德國宣布會向烏克蘭供應反坦克武器及防空導彈。

法國總統辦公室表示,會向烏克蘭提供防禦武器及燃料,亦會採取行動,打擊俄羅斯傳媒及具影響力人士,散播虛假信息。

法國亦在英倫海峽扣押一艘俄羅斯貨船,指該貨船屬於一間被歐盟視為制裁目標的公司。 被認為是在歐盟內,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較密切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表示匈牙利將全力支持歐盟對俄羅斯的所有制裁。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就說,會在軍事援助烏克蘭方面提供便利。

制裁最具影響力的一環就是把俄羅斯剔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WIFT)此金融支付系統,對俄羅斯進行「有針對性及功能性」的禁令。

俄羅斯央行表示,由於受到其他國家制裁,俄羅斯五大銀行的國際業務受到限制,這些銀行的客戶將不能再在國外使用他們的銀行卡,甚至不能在網上付款,其中包括Google Pay、Apple Pay,但仍然可以在國內使用。除此之外,英國、美國、歐盟、澳洲等政府的制裁範圍還包含凍結俄羅斯相關銀行的海外資產。

這讓許多俄羅斯民眾擔心盧布貶值, 一早已經有許多俄羅斯人開始提領美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頻道《MSNBC》報導更表示,莫斯科內一些銀行的美元已用罄,大規模的提款引發了人們對銀行擠兌的擔憂,恐怕使銀行缺乏貸款和融資所需的資金,而俄羅斯最大的國有銀行包括Sberbank、VTB和Gazprom Bank,其中Sberbank控制了俄羅斯3分之1的資產。

俄羅斯民眾的不斷提取款項,絕對把普京陷於內內憂外患,然而戰事又膠著。根據烏克蘭情報文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每日耗費150億英鎊,此戰可謂勞民傷財。

由於北約以金融核彈(SWIFT) 制裁俄羅斯, 普京夜晚下令,軍方嚇阻部隊進入「特殊戒備」,嚇阻部隊進入的戰鬥警戒,一般會被解讀為,一旦西方國家繼續擋路,俄方恐怕不惜會動用核武。

說起核武,當年烏克蘭曾是世界第三大核武國家,數量超越當時的中國、英國和法國。後來美國出面和烏克蘭政府協商,希望能主動交出這些武器,烏克蘭欣然同意,於是簽署了《不擴散核武條約》,同時也要求各國,在危機發生時必須保障烏克蘭的安全,所以幾日前烏克蘭外長懊悔國家當初「放棄核武」。

28日,香港時間清晨01:00am, 俄羅斯被剔除SWIFT 後,更加注入更大更重的軍力。半島電視台 (Al Jazeera) 報導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的安托諾夫機場(Antonov Airport)全球最大的運輸機「安托諾夫-225 夢想」(Antonov-225 Mrija)就停放在這座機場內,飛機受戰火波及已經被毀。

9:44am, 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及多個地方繼續被俄羅斯不停進攻及空襲。 縱使如此,Kyiv Independent (一份基輔的獨立報紙)表示26日和27日的民調, 70% 烏克蘭人認為烏克蘭會勝利,91%支持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全國悲觀情緒是低,民眾一致支持烏克蘭軍方。

不知此戰勝負如何,但俄羅斯被SWIFT 被剔出系統後,民眾擔心盧布暴貶,連日已不停兌換美元或提取,俄羅斯最大銀行 Sberbank 存款流失嚴重,緊急宣布捷克分行在昨日關閉,網路銀行同步停止服務。 另一方面,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 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Euronews的訪問,她說一直與烏克蘭商討很多事項,烏克蘭是我們一份子,我們想她加入。

“There are many topics where we work very closely together and indeed over time, they belong to us, they are one of us and we want them in."

此時此刻,2022年2月28日, 金融世界在角力,地面戰事在推進,大局秒秒在變,變幻萬千。 此等變幻風雲變色,俄羅斯一下跟北韓只是幾步之遙, 這是超乎普京,北約,包括很多軍事專家及政治分析家的想像,大家從前只推考北約的行動,原來世界在看著,世界在迴響

廣告

只是想記著烏克蘭有個澤連斯基

2022年2月24日 (星期四)

BBC說

“Russian forces launch a full-scale assault on Ukraine, with its military attacking the country from the north, east and south.”

同一時間, 世界多個媒體也在報導烏克蘭遭到俄羅斯的全面入侵。 首都基輔傳出多下爆炸聲,烏克蘭官員稱俄羅斯對該市進行了導彈襲擊。首都基輔至少一棟公寓樓嚴重受損,全市宵禁。

開戰首日烏克蘭已經有137個平民和士兵死亡。

這137個人是怎樣陣亡呢?

當俄軍侵略烏克蘭時, 南部黑海是主要戰場之一,黑海的西北部,鄰近多瑙河(Danube)的出海口,有個地方叫蛇島(Snake Island,Ostriv Zmiinyi),是烏克蘭領土,面積僅約0.17公里,僅有少數居民,但戰略地位非常重要。

俄羅斯第一天進攻,2艘俄羅斯黑海艦隊(Black Sea Fleet)軍艦莫斯科號(Moskva)與瓦西里・畢可夫號(Vasily Bykov)逼近蛇島。

據CNN 拿到的一音訊檔案,俄軍軍官對駐守島上的烏克蘭國家邊防軍(SBGS)喊話:「這裡是一艘軍艦,這裡是一艘俄羅斯軍艦,我艦建議你們放下你們武器與投降,避免流血跟不必要傷亡。否則,你們將遭到轟炸。」

烏克蘭士兵聽到後,似乎告訴同袍 「就這樣了」,同袍之間討論一下 「好不好回他Fuck Yourself ,「好呀!免趕不及」 烏軍即昂然回罵 「Go Fuck Yourself」 俄軍隨後開火,13位邊防軍官兵奮抗到最後一刻,軍人連島上居民共137名身亡。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今日表示,全體邊防衛兵英勇陣亡,卻都沒有一個放棄,將獲追授「烏克蘭英雄」(Hero of Ukraine)稱號。

2022年2 月25日
根據General Staff of Armed Force of Ukraine 的FB, 和Twitter, 俄軍已從多個方向入入侵, 其中皮里柯普地峡 (The Isthmus of Perekop) 是一條連接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 和烏克蘭主要地方的窄長陸地。

此地有一條橋,名Henichesk bridge, 為了防止俄軍藉此通道推進,及令烏軍能有足夠時間部署及防禦,必須炸毀此橋。烏軍的工程師Skakun Vitaliy 自願執行此項任務,他單人匹馬去到橋的中央,放下炸彈引爆炸,可惜沒有及時逃離,最後連人帶橋一同葬身瓦礫中,他的最後通話表示 「正在炸橋」。

烏克蘭武裝部隊於帖文附上烈士的照片,並加上蠟燭以示悼念。軍隊表示:「當我們仍然活著,我們便會戰鬥到底!」

戰鬥到底的除了眾多烏克蘭軍人,還有防空洞下的人民,很多平民自制氣油彈,自備手槍,保衞意識極濃。當然也有烏克蘭人選擇離開,公路上有長長的車龍,市內汽油也賣光了。

BBC烏克蘭語組編輯,駐基輔,瑪塔·肖卡洛(Marta Shokalo)在 《此刻這裏沒有安全的地方》一文表示, 就算選擇出城離開,此段路程也相當危險,交通嚴重堵塞,有機會未到目的地已耗盡汽油。

她說「火車還在運行,很多人在搶購車票。澤連斯基總統發佈戒嚴令後,烏克蘭領空已經關閉。
被摧毀的不僅是軍事目標,而是全國各地許多城市的居民住宅受到直接打擊。俄羅斯的轟炸範圍覆蓋烏克蘭全國各地,即使在靠近波蘭邊境的利沃夫,今天早上也有警報響起,一位同事不得不躲進防空洞。還有一位同事帶著他的家人離開了基輔,希望能躲避來自空中的襲擊。鄉村或許比城市更安全,但是這個國家北、東、南三面遭受襲擊,現在已經沒有一處堪稱真正安全的地方了。」

全民皆兵的同時也是全民皆懼。

據說俄軍已進佔烏克蘭以北大約十公里的地方,也佔領基輔西北的一個機埸。

烏克蘭戰火硝煙,縱使抖著腳,也頑強抵抗的還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假若俄羅斯完全拿下烏克蘭, 他和他的妻子,一兒一女,必定會被俄羅斯清算。

澤連斯基說:「根據我們的訊息,敵人將我標記為第一目標,我的家人標記為第二目標。他們想透過摧毀國家元首,從而在政治上摧毀烏克蘭。」他強調,自己和家人跟其他人一樣會在政府部門大樓中,堅守烏克蘭。對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 表示為澤連斯基的安危感到擔憂。

布林肯的擔憂,又有何用? 美國,英國,德國,甚至北約也不做任何事,口𥚃說站在烏克蘭一方 (Stand With Ukraine) ,身體卻很誠實。

如果我們每人唸數小時經,祈禱,或在臉書改一下自己頭像為烏克蘭國旗就能化干戈為玉帛,保住烏克蘭,你說多好。

2月25日,澤連斯基在FB 發佈短片,疲憊地表示,「我們被迫孤軍奮戰,保衛國家,誰準備與我們並肩作戰?老實說,我沒有看到任何人。」

「其他國家害怕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誰準備好保證烏克蘭加入北約?老實說,每個人都害怕,我詢問了該州的所有合作夥伴是否與我們在一起。他們和我們在一起,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讓我們與他們結盟。」

澤連斯基表示,他自己今天問了歐洲27位領導人,烏克蘭是否會加入北約

「我是直接問的,每個人都害怕,不回答,但我們不害怕,我們什麼都不怕。」

「我們不怕俄國,也不怕和俄國對話,什麼都可以談,包括安全保證和中立地位。但是我們不是北約成員,我們能有什麼安全保證?哪個國家能提供?」

對於澤連斯基,我是敬重的,不熟知他的內政能力如何,但大敵當前,他顯示出他是一個人! 在俄羅斯入侵前,他不斷遊說,四出尋求外國支持,難道他不知道世界講求利益,不求道義嗎? 如果平民如我和你都知,就算他是喜劇演員出身,也不會不明此 「世情」。

為了化解敵國對烏克蘭的虎視眈眈,跟俄國建交做過了,而且一直也在做。為了國家的獨立性,自己不強,唯有孤注一擲 ,希望加入北約。

尋求外援,加入北約的地方,烏克蘭不是第一人,地理位置上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接壤的立陶宛,從前和鳥克蘭一樣是前蘇聯加盟國。2004年,北約就承認立陶宛為北約成員國。為何立陶宛可以,而烏克蘭不可以?

今日中文報章,有評論揶喻澤連斯基「來不及了!」「敢得罪普京,不自量力」 更有說他錯靠北约。

北約的確是靠不過,現實已擺在眼前,但烏克蘭為何想加入北約,不是烏克蘭的野心,而是一種自保策略,希望能「有幸」交到保護費,可以得到一種「保護」。

每個地方的歷史和地理位置是人民沒有選擇的餘地,保衛烏克蘭免受敵侵,保持與鄰國(俄羅斯)的權力平衡,加入北約是唯一一個選項。

至於因此而「挑釁」普京,很多烏克蘭人甚至全世界連日「觀戰」得咬牙切齒的人也明白,此乃借端生事的最佳藉口。

24日, 俄羅斯正式出兵攻入烏克蘭之日, 電視上澤連斯基以一個普通烏克蘭人的身份對俄羅斯人說:

「我們今天聽到了什麼?不僅是火箭的爆炸聲、戰鬥聲、飛機的轟鳴聲。這是一個新的鐵幕降下的聲音,將俄羅斯與文明世界隔開⋯⋯⋯我們看到,許多俄羅斯人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感到震驚。一些俄羅斯人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呼籲,他們反對這場戰爭。我們看到了這一點。但俄羅斯聯邦的領導人不太可能看到這一點。

澤連斯基向俄羅斯人呼籲:「所以請你們。 如果你聽到我們的聲音,如果你理解我們,如果你明白你在攻擊一個獨立的國家,請到廣場上向你們國家的總統講話。我們是烏克蘭人。我們在我們的土地上。你們是俄羅斯人。現在你們的軍隊發動了一場戰爭。在我們國家的戰爭。我非常希望你能在紅場或你們首都莫斯科、聖彼得堡和俄羅斯其他城市的街道上的其他地方發言。不僅是在Instagram上——這非常重要。」

俄羅斯人也有反戰的

23 日,在俄羅斯全面進攻的前夕,在聖彼得堡,一名俄羅斯人站在繁忙的人行道上,舉著一幅俄羅斯最著名的反戰畫作——瓦西裡·韋列砂金的《戰爭的神化》 (The Apotheosis of War)的複製品。

畫中是烈日炙烤的田野上的一堆骷髏,這位19世紀的畫家將這幅作品獻給「所有偉大的征服者,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俄羅斯在線雜誌《Kholod》發起了一項名為「我不沉默」的社群媒體活動,鼓勵讀者說出他們為什麼反對戰爭。以太幣的始創人,加籍俄羅斯人Vitalik Buterin 表示自己反對俄羅斯攻打烏克蘭。

普京宣稱入侵烏克蘭得到了俄國的普遍支持,然而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就報導在莫斯科普希金廣場(Pushkinskaya Square),數以千人在吶喊著反戰口號,並高舉烏克蘭國旗,他們高呼「不,不要戰爭!」受訪的一名匿名男子說:「今早我覺得很羞愧,但至少我不會因為來到這裡而感到羞恥。」

俄羅斯人的憤然示威不果,在鐵腕下1700人被捕。

25日, 澤連斯基卸下西裝,以簡單圓領軍人綠的T 恤透過視象,向烏克蘭人交代事態進展。 他一直以來沒有迴避,他生於烏克蘭的東北面,親俄勢力很強的地方,說得一口流利俄文,但他熱愛烏克蘭,是個頂天立地的烏克蘭人。

幾日前烏克蘭獨立記者Olga Rudenko 就在New York Times 撰文,道出澤連斯基以往在位總統時,缺乏能力,敗政叢生。剛上任時有七萬人叫他下台,他背後的大金主,就是烏克蘭最富有,也是最腐敗的寡頭之一,也就是1+1電視(1+1 TV)頻道老闆柯羅莫伊斯基(Igor Kolomoisky)。

在位期間他提出的「去寡頭化」的運動,目標是限制非常富有者的影響力,成效一直未如理想,有違他在競選時做出了承諾,打貪方面也沒有取得任何進展。根據透明國際的數據,烏克蘭仍然是歐洲第三最腐敗國家等。

此烏克蘭記者Olga Rudenko 做足傳媒第四權的角色,她紀錄,她寫下,她監督。 一個如此嚴厲的第四權桿衞者,今日在其Twitter 道, 她相信總統澤連斯基曾犯錯,而他會繼續犯錯,但是今日總統展現了令人尊重的烏克蘭人氣魄。

是的!他一直與烏克蘭人同在

26 日,剛剛新聞報道瑞典和芬蘭已作好幫助烏克蘭的作戰準備,然而北約未有指示。同時,普京對瑞典及烏克蘭發出軍事警告。

願烏克蘭一切安好,此時此刻,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英雄,他們不止是一個數字,一個名字。每人皆是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包括那個由法律系畢業而走上喜劇演員的總統,內政能力未必盡如理想,但他是一個真烏克蘭人- 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對唔住喇

香港著名導演楚原離世,享壽87歲。 2018年金像獎獲頒「終身成就獎」,他獲獎的視頻,致謝內容都成了各大媒體的頭版,為我們疫下的窒息新聞帶來一絲的歇息,不過此歇還是一種哀。

楚導演完成人生的功課了。

逝者生命的落幕,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像一首歌完結之時,歌者徐徐從垂幕退出,留下的只有傷感不捨的觀衆。

楚原的兒子張詩樂日前向傳媒發放訃聞,以宋代詩人向滈的作品《如夢令.誰伴明窗獨坐》其中四句,悼念父親。

「誰伴明窗獨坐,和我影兒兩個。

燈燼欲眠時,影也把人拋躲。」

(誰能陪我在月下獨坐窗邊?只有我的影子與自己相伴。燈滅,準備睡覺時,就連那影子也拋棄我躲開去了。)

楚原執導的作品盛世之時,我應該還在六道輪迴,未來世間,但他的致謝詞,就算近日傳媒不重播,我也歷歷在目。

他說當年在邵氏旗下,拍過幾部叫座電影,事業一帆風順,人工加了十倍,被指是邵氏最幸福的導演。可是好景不常,楚原拍完幾部票房爛透的片後,當年邵氏老闆方逸華說:「楚原,你根本不懂電影藝術。你還想拍《天龍八部》,你賠得起錢嗎?」

陪伴楚原渡過那些起伏跌宕的日子,就是相隨他半世紀的南紅 (楚原太太)。 此刻,楚原的離去,她一定比誰更難受,處理心情之餘,更要處理喪事。

疫情下,處理什麼事都加倍困難。楚原是有福之人,什麼風浪的日子也有太太及家人相伴。

很多人,窮一生努力也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前天新聞報道說一個劏房租戶不幸染疫,為了不傳染同房租戶,在6度的寒夜下,他自己執拾一些細軟,穿上最厚的外套,在廣東道的行人隨道,以紙皮搭成的帳蓬「自我隔離」,肚餓時去買外賣 ,喉嚨痛就去藥房買些成藥。 幾日幾夜的寒風冷雨令他身體更虛弱,咳嗽多了。

社工介入希望為他奔波撲到一個隔離床位,竹篙灣又好,什麼隔離設施也好,去信過民政署,食環署,醫管局甚至特首辨,還是了無音訊。 無計可施之下只好把疫情的悲哀推上新聞。

鏡頭下的社工很疲倦,她說每天有數以百計的求助電話,每個個案也很不幸,很無助,更多是住在劏房的住戶,只要一人感染,必定多人感染,劏房衛生欠佳、多人共用一廁,空間又狹少。 社工說政府一直以來對邊緣生活的基層都視若無睹,疫情下更是無情。

我想起一套香港電影名《濁水漂流》,故事講述一羣露宿者們的群居生活。在2012年2月15日,農曆正月,正值當年最冷的一天,警察局,民政署,食環署在沒有事前通知下於深水埗通州街天橋突擊清場,將40多名露宿者的僅有家當,全數視作廢物般棄掉。

剛出獄的輝哥(吳鎭宇飾)回到深水埗露宿羣,準備重新投入街友們的懷抱,卻遇上食環署突襲,失去僅餘家當。 眾人唯有另遷地方再度露宿街頭。

社工何姑娘明白這群邊緣人的難堪之況, 每人都有自己的過去, 有些喪子,有些精神失常,有些有毒癮。 他們都是邊緣人,但很多只想以最卑微的態度活著。

此戲由真人真事改編,導演李駿碩中大新聞系畢業,曾經因為一個中醫故事,跟隨中醫到清場前的通州街木屋區義診。在此機緣下見證了許多街頭露宿者的真實故事,他們都是邊緣下的血肉。

2012年通州街清場事件,當時身為記者的他,被派到現場採訪,曾經在此露宿的人都各散東西,流離失所,現埸殘敗零落,好像是「沒有受害者」的狼藉戰場。

導演在一訪問說在編此電影的時候,他特別不去探討露宿者為何會流落街頭,因為露宿者跟一般人沒有差別,每人都會遇到一些困厄,才以此方式生活。

人家眼中可能視他們為「苟活」,其實這群人一直在自己有限的可能下拼命存活,像迫不得已在行人隧道「自我隔離」的染疫劏房租戶一樣,自知連人球也不如,沒地方收留,唯有瑟縮街頭,以紙皮「圍封」。

疫情下,苟活的人又何止街頭邊緣人及劏房戶。百業因人流控制下,被迫暫停營業, 受影響行業的收入都凋謝枯萎。香港是個生活成本很高的地方,很多人收入一低,就陷入困境,所以每人都有可能成為「漂流的人」。

漂流的人不一定是顛沛流離,可以是一種被排斥的經歷。被方逸華拒斥後的楚原,後來接拍過電視劇,處境喜劇,然後慢慢退出幕前,養尊處優。

楚原在頒獎禮說:「人生兩個字,係歡聲同淚影四個字砌成⋯⋯任何人無論昨天有幾許風光,噚日幾失意,聽日天光時候你都要起身做番一個人,繼續生活落去,因為明天總比昨天好,呢個就係人生。

管它天下千萬事,閒來輕笑兩三聲⋯⋯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咁你就可以好驕傲同自己講,你無負此生。」

《濁水漂流》中,吳鎮宇飾演的輝哥有一句金句:「政府做L錯嘢就要道歉!」蔡思韵飾演的社工問:「一句道歉真係咁重要?」

其實一句道歉,就算說了也未必是真誠歉疚,不過在被排斥的社會常態下,人微言輕,道歉縱然廉價,是唯一能挽回尊嚴的事。

方逸華當然沒有道歉,可幸楚原的致謝詞已完滿地跟自己的過往和解。

說起道歉,前天特首在疫情最新措施的新聞記者發佈會表示,對於很多滯留海外的香港人,因為本港疫情嚴重而令多個地方,例如英國,加拿大等地的航班溶斷,使一早預訂機票,甚至檢疫酒店的港人都大失預算,不能回港⋯⋯

特首說 「對唔住喇」

廣東話的意會很特別,有時地道得只有香港人才明白,而且一聽已明箇中其意。

「對唔住喇」通常有個 「下聯」, 「下聯」 就是 「我幫唔到你。」

天與地 – 羽生結弦

「我已盡了全力,也因為開始的兩次失誤,才會有了天與地的故事結果」

羽生結弦

1467年-1615年, 戰國時代的日本,應仁之亂之後幕府的中央政權開始衰敗,沒法號令天下,各地方的將士乘勢而起。

時代造英雄,出色的武將英雄都各據一方,最出名的可以說是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武田信玄大敗德川家康後,締造了武田超級軍隊。軍事能力卓越,有日本「戰國第一名將」,「戰國第一兵法家」 「軍神」之譽。

另一個著名戰將就是上杉謙信, 在武田信玄最強盛的時期,他是唯一能與武田信玄相抗衡的大將,上杉謙信被譽為「越後之龍」又是「戰神」。上杉謙信一生經歷過 70 場戰鬥,43勝,2敗、25平手。即使曾和武田信玄爆發5 次 「川中島之戰」,兩人最後皆未分出勝負,由此可見軍神與戰神的大戰都是旗鼓相當。

歷史記載上雙方的戰術層次,由伏擊,陣型,戰法等,都明顯超出日本其他軍閥很多,所以二人的事跡一直流傳至今,家傳户曉。

1969年,NHK製作了一套大河劇名《天與地》(天と地と),主旨就是上杉謙信的一生,劇中沒有把70場戰役也包括在內,不過就有與武田信玄鬥得難分難解的川中島之戰。

此劇雖然改編歷史, 很多日本歷史學家也認同戰神上杉謙信,一生光明磊落,他篤信佛教四天王之一的多聞天王,也就是日本七福神之一的毗沙門天,所以每次出兵都是高舉毗沙門天的毗字軍旗。

雖然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的每場戰爭都是以義出兵,絕不為擴張領土,這份胸懷吸引了一批猛將謀士和他一起打天下。

上杉謙信的名言是:「武運在天,鎧甲在胸,功勳在腳下! 」 意即武道和運氣由天決定,鎧甲穿在身上,功績踩在腳下。因此日本史學家說在殺伐無常,狂爭亂鬥的戰國武將中,上杉謙信是尊神佛,重人倫,尚氣節,好學問的高節之士。

川中島之戰中,武田信玄看中上杉謙信家族駐領的越後之地,肥沃宜農。 上杉謙信𡚒力保衞,然而武田信玄貴為軍神,善於謀略。在戰役中,上杉謙信雖是戰神,但心理上也經歷了迷茫,困惑。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杉謙信更試過逃避,由退縮到向前踏出,他衝破了自己的一些念頭,堅決地迎難而上,終於成熟起來。

劇中,上杉謙信是一個正面角色,而武田信玄則是反面。

他們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又可以說沒有地,又怎能看到天,沒有武田信玄,就迫不出上杉謙信的堅定。

十多年的交戰難分難解,武田信玄為的是野心,他欲統一天下,結束亂世,而上杉謙信從不顧及什麼領土擴張,所以有現代學者評論上杉謙信的軍事欠計謀,亂打一通,嬴是贏但就忽略一個大局觀。 然而,又有歷史學者認為上杉謙信的戰爭大都是仗義相助,不求功名,沒有成為天下霸主之意。

日本成語 「給敵送鹽」 (敵に塩を送る)意指幫助陷入困境的對手。此典故就是來自上杉謙信和武田信玄。 聽説武田信玄的領土嚴重缺鹽,上杉謙信沒有乘他人之危,落井下石,他不阻礙自己地方的商人運鹽到武田家的領土販售。雖渉及金錢買賣,但若要致敵於死地,就不會賣出一線生機。

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可謂惺惺相識,武田病逝前囑咐兒子武田勝賴,假若日後有危難時, 務必向上杉謙信求援。賣鹽的事和種種,令武田信玄發從心敬佩上杉謙信的為人。

武田信玄並沒有看錯人,武田信玄死後,上杉謙信痛哭,更沒有趁喪攻打武田領土國,從此以後,再也不對武田家用兵。

欣賞上杉謙信的人,不止武田信玄,還有2022年北京冬奧男子花式滑冰其中一熱門,在日本有「冰王子」美譽的羽生結弦(Yuzuru Hanyu),他是2014年及2018 年冬季奧運會二連霸, 日本花式錦標賽四連霸,出賽連連,大多凱旋歸來。

古代的上杉謙信是「戰神」,當今羽生結弦也是一名「戰神」 ,可能偉大的人總會經歷一些苦,巧合地上杉謙信和羽生結弦的心路歷程也是一波三折。

2022年的冬季奧運會,羽生結弦自選了以上杉謙信為主軸的大河劇音樂《天與地》(天と地と)為比賽曲目。 很多人會認為演譯一代戰神應是殺氣騰騰。羽生結弦在一訪問說「希望用我的柔和愛去表現故事的銳利」

羽生結弦一出,婉若游龍,翩若驚鴻,優雅纖瘦的他在冰上滑行,舉手投足像一首柔情似水的詩,柔中帶剛,又綿裡藏針。編舞設計包含了1個難度超高的阿克塞爾四周半跳 (Quad Axel)又稱4A, 即是用右足前外刃起跳,起跳時向前滑行,左足刀齒不點冰,在空中旋轉1620度後,左足後外刃落冰,右足不接觸冰面,然後向後落冰再滑行。

此個跳躍動作從未有選手常試,因為難度非常高,此動作要有足夠騰空時間,起碼離冰面51 厘米,要比平常跳躍動作高,但礙於溜冰鞋是十分沉重,跳起後又要在0.7秒內,完成四周半的旋轉動作,再精準著地,穩住腳步,向後滑行才算成功。

有物理學家評論此動作的著地重力,約是選手體重的 7 倍,在高速轉動後,立時承受如此的重量再站好,殊不簡單,而且選手要經過長時間訓練,每天數以十次的練習,日積月累下,著地的腳會有骨折風險。

我相信羽生結弦在訓練時是成功過,要不然他不會把此跳躍加進比賽編舞,可惜在奧運比賽的關鍵時刻,2次的空中旋轉四周半跳時失敗摔倒,不但無法完成3連霸的美夢,更位列第4,無緣獎牌。

羽生結弦摔倒時,全埸鴉雀無聲,心中概嘆美麗而勇敢的天使,無情地被什麼絆倒,夢想破滅。然而羽生結弦的心理素質非常強,他很快就調整心態,於平靜如鏡的冰面,時而完美蹦跳,又時而柔軟滑翔。

羽生結弦正在享受冰埸的每一刻,為大家展現一代戰神上杉謙信的胸襟和氣魄。 殺那間,戰神其心相通,凜凜正氣, 不求功名,只為心中的理想。

假若羽生結弦欲成就冬奧三連霸的美夢,他大可放棄4A跳躍,降低難度, 平平穩穩已足可拿下獎牌。

23歲來自仙台市的羽生結弦,17歳那年經歴過311地震,當時他就在仙台練習滑冰。天災令他家的房子遭到破壞,滑冰場的下水管也因此爆裂。

他曾想過放棄滑冰,接下60多場商演,又發行個人寫真,眾人嘲諷他作秀賺錢,其實他把所有酬金都捐贈給仙台賑災及重建冰場。

羽生結弦在一訪問表示:「過去的日子,我經歷了許多,幾乎活成了漫畫主人公的人物設定,受傷,再受傷,甚至在奧運會前三個月,我的腳還受了重傷。我是人,不是什麼神,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感覺不可思議。」

在世界大賽馳拼的選手,全部皆是頂尖運動員,但羽生結弦的表演總是感動。2016年波士頓世錦賽,羽生結弦為冰埸世界帶來《天地安魂曲》,故事主旨就是獻給311大地震的災民,願生者堅強,往生者安息。

那是一場觸動人心的冰滑,羽生結弦演繹得淋灕盡致,他的柔軟觸動人心。把悲傷抱於懷中,冰鞋像刀般劃在冰面,一下深入肺腑。隱忍着,慢慢地向外輕滑,傳遞出一份寧靜和希望。

無疑是悲傷的,是不能忘記,不能抹去的生命, 但是願生者憑意志繼續向前,靈魂安渡奈何橋。羽生結弦完結時,淚流披面,其實冰鞋中的雙腳已遍體鱗傷。痛是什麼, 生命撕裂的痛比任何事更沉重,只有以仁愛為心的人才能明白。

說起311 地震,難度極高的四周半跳 (4A) 就是羽生結弦重回訓練埸的第一個練習,他視4A為一埸重生。

日本傳媒用「一生懸命」 (人生をぶら下げる人生)來形容羽生結弦對於花滑的態度。意即拼盡一生,用全部力量去做一件事。羽生結弦就像戰士一樣,命運一波三折,但他沒有放棄,獎牌在他來說不是目的,他愛滑冰,他愛仙台,他想把日本311的傷痛和堅強在世界冰台上滑出一個故事。 上杉謙信的精神亦如是,仁愛重義,上杉謙信從來沒有統一天下,只求無愧於心。

羽生結弦在冬奧賽後含淚對滑冰場鞠躬告別,嚥下涙水對國際傳媒說「我已經拿出全力了」。

「我犯了一些錯誤,但我向人們演出了我的故事,我想,錯誤是我故事的一部分,但我還是為此高興。」

「也因為開始的兩次失誤,才會有了天與地的故事結果」

照片從羽生結弦的fanpage 截圖

觸不到的距離

1963年11月22月,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探訪德洲(Texas) 車隊以15公里時速經過迪利廣場(Dealey Plaza) , 正當甘迺迪總統向人群微笑揮手時,廣場上響起一下槍聲,第一槍子彈打中行人路,碎石爆開彈出,擊傷路人James Tague。


第二槍擊中甘迺迪後頸下方穿出,甘迺迪用手捂住了喉部, 同時子彈亦打到他前方的德州州長John Bowden Connally, 當時第一夫人積琪蓮·甘迺迪(Jackie Kennedy)就在甘迺迪的身邊,也試圖用手阻止鮮血從甘迺迪身上流出。

由於遭到第二槍槍擊,甘迺迪的頭部正向前微傾,致命的第三槍隨後接上,一下擊中了他的後腦勺。甘迺迪的頭猛然地向後倒去。子彈擊穿整個頭顱,打飛了部分頭蓋骨,鮮血和腦漿混在一起噴涌而出,濺滿了坐車的後車箱和隨車人員的全身。

甘迺迪的模糊肉身倒在積琪蓮身旁,她向其保護特工Clint Hill說: 「我的上帝!他們打中了他的頭!」

積琪蓮伏在浴血中的甘迺迪

Jack, Jack, can you hear me? I love you

甘迺迪迅速被送往附近的帕克蘭醫院,但被宣佈搶救無效。

積琪蓮·甘迺迪在丈夫遇刺的數小時後現身白宮,身上依然穿著那件染血的粉紅套裝 (The Pink Suit) 。

作家向農(Philip Shenon) 在其著作”The Cruel and Shocking Act: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Kennedy Assassination” 中提及到,當時積琪蓮拒絕幕僚的建議,換掉那件染血套裝,她更說:「不,我要繼續穿這套洋裝,我要他們看看他們做了什麼」。

這就是The power of the image , 沒有經歷過甘迺迪時代,但每當重溫這段美國歷史,那染血粉紅套裝都能勾出深深的震撼。

懂得The power of image的人當然不止聰明的積琪蓮·甘迺迪,近代的還有普京。

幾日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到訪俄羅斯,為烏克蘭事件進行對話,商討結果是怎樣就不得而知,不過兩人會面時的相隔4米長桌,則成為熱話。路透社引述消息報道,馬克龍因拒絕接受俄方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故須與普京保持距離。法國方面則表示,如馬克龍接受俄羅斯醫生的檢測,俄方或得到馬克龍的DNA,會引發安全問題。

表面上4米的距離是以疫惜情之名,實際上是有所為難,難道普京跟習近平在冬奧會面,也要對方接受俄方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嗎? 馬克龍在法國的支持度已不高,德國默克爾退位後,他一直也想成為歐盟大哥,不過理想和現實總有一段距離。

距離多少,大家心中有數,那4 米的距離,和普京的板起臉孔,就知應該不止4 米。

疫情下,人和人的社交距離最好是1.5米,香港地少人多,如果每人也有4 米距離實屬奢侈。

每天排隊檢測核酸的人龍長度一定超過30米,跟前後的人距離則比4厘米多又不多於0.5米。 不過為了配合社會需要,很多人就算迫於無奈,也盡力配合。

近日常常緊貼政府的動態抗疫措施,我也不得不留意新聞。諷刺的是,不是疫情暴升令你恐慌,而是政府的「動態」方案,極之前後茅盾,令人無所適從,陷於困境。我相信政府高層其實自己也弄不明白,就要硬推出來。

就舉幾例:

假若症狀感染者因為醫療系統超出負荷,而未能獲得醫院接收,很多患者被告知要自行乘搭任何交通工具回家,那回家的過程和回家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及家庭成員又怎能獨善其身呢?

既然口中的「動態清零」就是不能啟齒的「與病毒共存」,那麼為何前一星期還大費周章要把懷疑個案送往隔離營。

又既然確診也是不被醫院接納,那為什麼要全民以快速檢測方法做一場「全民檢測」。 說起 「全民檢測,我又莫名奇妙起來,究竟是不是每人有一套測試包,還是懷疑受疫區域才有,我也不知道。

呆等急症室起碼6小時的患者,有些最後被處方傷風藥,並著他們返家治療,那又究竟應當是普通傷風,還是什麼?

我是笨笨的,每晚聽完也十萬個為什麼。

想起積琪蓮·甘迺迪的粉紅套裝,想起普京的4米長枱,想起香港的區區人龍,醫院全爆,全部也是 The power of the images, 看得到,觸不及,觸不到的距離。

憶檳城

年初七,馬來西亞朋友傳來她和舞獅的合照,我才察覺香港好像自從疫情起,新年沒有聽到大鑼大鼓的舞獅聲,莫說舞獅,連戰鼓獅影也銷聲匿跡。

想起也又不覺奇怪,近2年香港的農曆新年都關閉夜市堂食,有些地區更是被圍堵隔離。人家坐疫牢,有人又要在寒風下排隊半日接受強制檢測,另一邊卻舞起獅來,不但說不過去,更缺了一份共情。

沒有舞獅,沒有大鑼大鼓的喧鬧也不是不好的,尤其任何喜慶儀式,都要真正的繁榮熱鬧才好看,粉飾太平的,只是皮笑肉不笑。正是如此,我已不知有多少年,沒有欣賞什麼「年初二煙花大匯演」。

愛城如愛人,情債總是互纏糾結。當你太清楚一個人時,就算那人外表有多美,大美人一個,也會不屑視之。太明嘹而分開是真的,小別勝新婚也是真的,所以假如所有旅遊限制都除下,全香港有一半人已去了旅行。

我的確有一點點想念檳城,喬治城(Georgetown)的文化遺產壁畫區,壁畫很美,它們養活了很多人。的士叔叔一轉入古城,就已介紹兩旁的英式殖民建築,甚至整條街,也是”Anna And The King” (中譯:國王與我)的拍攝場地。

壁畫是成功的創意產業,老牆古城的亞美尼亞街(Armenian Street)添上新衣後,成功刺激旅遊業,經濟效益滲透到社會基層。路旁的小販婆婆在太陽傘下兜售壁畫明信片。

小販婆婆們,公公們都把著名街畫作者- 立陶宛籍的藝術家Ernest Zacharevic的創作介紹得琅琅上口,絕不遜色於藝術館的導賞員。他們不是喜歡藝術,而是主要生計都來自印有壁畫的記事簿,小文具等。

哪門生意有利可圖就是最好的藝術,彷彿是基層生存之道的共弦。幾年前,著名壁畫「姐弟共騎」(Kids on Bicycle)旁,有人就違建了一間咖啡店,店憑畫貴,成了網紅咖啡館。

咖啡館的負責人想的是利潤,是生活,但就忽略了喬治城作為聯合國世界遺產區(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需要符合並遵循的藍圖指南。喬治堿是有責任保護世界遺產區的原貌,因此商店都有特定的區域,不能擅自加插所屬行業在保育區。檳城政府後來有把咖啡店拆下,撥亂反正,但此咖啡店的違建,實是喬治城的縮影。

有人乘勢圖利,有人撈不到任何利益,反被大環境吞噬。

壁畫吸引了龎大的旅遊業生機,同時也引入了大財團,「發展」 逐漸變成了糖衣毒藥。房價,租金暴漲4-5倍甚至10倍,令本來的老店難以生存。另一方面有些老業主因為地價上升,商業誘因下把租金提高,趕走租戶,再和發展商合作。

1966年,馬來西亞政府制定全國性的《屋租統治法令》,凡在1948年或以前所建的房屋,租金均被政府控制。法例涉及的房子,以檳城喬治市最多,約佔8千間。

在昔日的租管舊樓下,老房舊屋可謂是不值分文,業主炒不起房,自然地把房子租出。 很多租戶因為租金便宜,租比買更化算,一租下就是3 至4 代,世代都留在同一片簷下,一早已把租處當成自己的家。

從來沒有想過 《屋租統治法令》 在2000年取消,再加上街畫帶動,令這落寞舊城一下被拋進市場機制。 沉睡山洞百年的人,一下回歸現實。 原來寸土黃金,每次老建築易手都是屋主,租賃業者,和租戶的摔角,有的更是泥槳摔角,牽涉檳城各地氏族協會,大小投資者等。

租客永遠都是摔角的輸方,很多百年基業被迫遷,祖代與老城共患難,今日換來不能共富貴的命運。

這時,許多原住喬治城的居民才明白「發展」 上説的「改善」就是舊人退埸,有錢使得鬼推磨,凡有利益之處就有魔鬼。

壁畫的美成了一埸紅顏禍水,到處是賣紀念品的商店和攤檔,把寧靜的街道變得喧吵已屬小事。可悲是喬治城的某部份老家庭被無情地連根拔起。

壁畫的作者Ernest Zacharevic痛心地在IG發文,他怪責自己是殺城兇手,他更考慮過將其繪畫的所有壁畫覆蓋,以結束這個荒謬馬戲團。

Ernest Zacharevic的希望一直落空,濱城天氣炎熱,老牆的質地令壁畫很易剝落,近年旅客又過多,壁畫早已不是很好的面貌,不過也無阻世界各地的旅客接踵而來。

疫下的喬治城,不知如何?旅遊業相信已迫不得已地停頓,發展的巨輪可能也被急速煞停。 留下來的人可能可以暫時喘息。

數次的旅遊檳城,我遇過的人不多,但也印象深刻的。有次躲進一小店乘涼,店內是賣一些藝術小擺設,店主見我呆看店內的中空天井,熱情地介紹當年社會的生活狀況,有天井的家庭已很好了。 店外有一個破舊大花盆,養植著幾株蓮花,小蓮倚著大蓮在水中漂泊,舊盆深底,水不清,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為了留住此份回憶,我在小店買了一本畫冊,回酒店把蓮花畫下。此小店的老闆年輕,溫文爾雅。

亞美尼亞街的小店附近有一間米鋪,一名老人在門外乘涼,他以帶鄉音的粵語問我是否廣東來,我說「是香港」 很記得,他說 「香港好,回歸祖國真有福氣,我由文革逃到濱城,看到中國如此強大,對國家充滿信心。」 我微笑告辭。

在檳城入住的酒店有個馬拉女孩,我們常聊天,最後臨離開的一天,她問我會否再來,我不假思索地答,我喜歡檳城,差點兒想退休在此。

退休的心水地方,除了檳城也想過澳洲,所謂日間不好說人,夜晚不好說鬼,一想起澳洲,新聞就說澳洲防長認為盟國需加大反擊中國南海行動 否則將失去下一個10年。

大家都知我人好低B,畫也是好~~~~ 低層次

非蠢 ·非蠢

「非蠢·非蠢」 是我姐 「蒟蒻魚 @matters 」 幫我命題。話說我在LikerSocial 發佈了玩Wordle 的半失敗個案,一個英文字母已是正確了,我偏偏予以忽略,結果猜字的過程,命途艱辛、迂迴曲折。

蠢! 屎特笨(STUPID) !Red@matters (紅老師)就安慰我,不蠢,不蠢,他更蠢。」姐正在墾丁遊玩,也說 「要不,寫一下蠢事,題目也幫你想好了,叫非蠢·非蠢。」

我本來就不打算寫,不過無所事事,又玩Wordle, 越玩越覺自己愚不可及,愚蠢無比。

Wordle,此猜字遊戲每日只有1個迷題,每日只猜1次,每次有6個機會。 設計者說Wordle 像牛角包,每日吃一個已足夠,多吃則有點滯,換言之小吃有益,精神不會被過度負荷。

他有他道理,每日一題由你解,輕輕鬆鬆又一day, 一日一解藥,醫生遠離我,不過我人就濫藥,一日一顆,藥力不足,又如吃牛角包的人,外層酥脆內層柔軟,美味無窮,怎能只此一個。

大學朋友可能也是如此,她不知從何處找到Wordle Archive 版,即是昔日的Wordle 猜題, 兩個宅女,一起各自在家,由#1開始玩,如今玩到#79,熟能生巧尚未達到,不過每日吃10多個牛角包,怎蠢也領略到一些雕蟲小技。

技巧以外,此遊戲切忌操之過急,心煩意亂。道理好像人人皆知,不過自己就不停大意,急於求成,秒速浪費6 次機會。

例如:第一行字用「ADIEU」 開頭, 「A」 轉了黃色(即是字母正確,不過位置不合)我就急急又拋出「SOUTH」 字,為求試出更多不同字母,此方法可行的,不過久而久之,我發覺第二次機會,應該拋出一個含有「A」 字的英文,例如 「RATIO」 就算「A 」字也是位置不合,我已收窄了 「A」 的位置,排除第一和第二位置的機會。

猜了幾十題,跌跌碰碰幾十次才懂的小事,你說蠢不蠢? 大學朋友說 :「蠢!蠢爆!我也是,頭大無腦,腦大生草,草大當帽,帽大跌倒⋯⋯⋯」 (下刪彼此自我批評十萬字)

朋友跟我一樣是典型宅女,沒有出街,常常在家,大家閒時最愛鬧政府,疫情令我們名正言順地不停鬧,不過她是乖孩子來的,已book了BioNtech 第三針,為了增強抵抗力,她現在每天吃一片維生素C 和一個蘋果。

蘋果我一直天天吃,不是特別喜愛,只是冬天沒有哈蜜瓜,和西瓜,迫於無奈只能吃蘋果。 從前我喜歡吃艾菲(Envy Apple), 不過近期的艾菲,果肉不但不脆,更是帶酸,我初時以為是級數問題。生果店通常把艾菲分成2個價位,中型艾菲賣 HK$27/ 3 個,大型艾菲則售HK$20/ 1 個。

有回,大破慳囊在區內小店,買幾個大艾菲來試試,可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果芯是壞的。小店的老闆也不好意思,他跟果欄拿貨,提貨時不能開箱查看,而且蘋果外觀圓大結實,他也不知內裡是壞。

我又試過小店介紹的紐西蘭火箭蘋果(Rockit Apple), 此蘋果外型細細,無添加食用蠟,稍用清水洗浄即可食用,口感爽脆清甜,不過一筒透明膠筒,才有5個中小型蘋果,售價HK$55, 平均HK$11/個,我一直也覺得有點貴,不過如果要選擇外國蘋果,真的選擇不多。

幾日前,經過超市,我就發現意大利魔笛蘋果(Modi Apple) 一盒8個,才HK$25, 即時買了2盒回家。原來此蘋果像香梨一般的小,外觀紅紫色,果肉結實,甜酸適中,含果香。相對來說,紐西蘭火箭較為香甜好吃,不過HK$11/個,和HK$3.1/ 比較,性價比來說,我情願買魔笛。

兩個宅女,師奶到爆,由閙政府又改為談論蘋果多少錢,雞蛋多少錢,那個購物平台好,iHerb 本月discount code 是什麼等。 二人突然發現彼此那麼相似。 誰知她說:「你蠢些,$12個和橙也買」

此橙又真是不知怎形容,小店老闆推薦,說是香港人在大陸深圳開種植場研發的橙,裡面紅肉,像極西柚,不酸的,甜也不是很甜,像水沖淡了橙的香甜,不過就一點也不酸,如果以拜神用那些,又大又多汁的舊甜橙相比,舊橙10 分滿分,和橙只有6.5 分,不難吃,不過不值HK$12。

橙非橙吧!不過沒有跟生果店老闆説,生意難做,下次不買算了。

今日又玩wordle, 學精了後,還是用足6 次機會去猜1 字,可是每個機會也盡力把握,無憾無悔。

Wordle 與明天

最近風靡全球的猜字遊戲Wordle ,近日被New York Times 以美金七位數字買下,成交價算不算合理,我就不得而知,不過相信Wordle的設計者, Josh Wardle 是心滿意足。

此遊戲原先是設計給他的情人Palak Shah作為禮物,是情人間的每早互動,初心不涉任何商業成份。身為Reddit 社交平台的電子遊戲工程師的他,設計一個猜字遊戲,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他坦言對於Wordle 能大行其道, 感到有點難以置信。2013年,他曾經把遊戲的原型私下分享給朋友,不過反應並不熱烈。在公開分享到網絡世界前,他也曾在家人群組的WhatsApp 分享過,同樣地他們都不太熱情。

誰知遊戲由去年10月於網絡世界公開面世後,能夠在短時間內一傳十,十傳百, 全球爆紅,可謂是時來運到。 有時一炮而紅的原因不需要多,但「運氣」則是必須。

Wordle 的大熱算是一場很大的運氣,遊戲規則簡單,6個機會,去猜由5個英文字母組成的一個字, 拋出一個字,例如APPLE, 假設迷底是PAPPER, 系統就會顯示P,A,E是正確,不過位置不合,有6次機會,讓你從這些提示去猜出正確答案。

很多人說此遊戲是不需要英文好的,我同意,因為沒有grammar 的要求,又不是考作文,本質有些像報章上crossword 的拼字遊戲簡易版。

整個遊戲的刺激性不強,難度不是很高,又不能說低,屬益智系列,不過為何坊間那麼多益智遊戲不能大紅大紫,反而Wordle 熱潮可以席捲全球。

我想是一種幻想迷思令它成功,完成Wordle 後,可以分享到各大社交平台的戰積,內容既不會洩露當日的猜字迷底,又能看到朋友用了多少次機會(亦即行數)去破解。 當朋友只用了2次,甚至3 次機會就能解鎖,自己不期然會產生一種想法,「咦! 我又可不可以3行內完成呢?」 這可算是一種以想像(imagination )驅使的動機, 也是一種帶有希望,持信心的挑戰。

太難的題目就太耗腦力,太容易又沒意思,Wordle 可以說難度適中,10條迷底有7條屬可破解,3 條是真的難 (當然是以我能力來說) 。

有回,最後3 個英文字母,我已猜中 A,S,E, 欠前面2個英文字母,我自覺「聰明地」常試 TEASE (錯),又常試 FALSE(錯) 再常試PRASE (還是錯)結果半投降,把問題請教老友,他第一次玩Wordle,想了一會兒,然後說ABASE, 答案真的如此!他謙說是查字典出來的,

自問此題敗不在技巧,敗在英文字的認識不夠多。 一直認為自己的英文程度尚算良好,但在Wordle 中我就看到自己的弱點。ABASE 此字,讓我想100次,也不會中,因為我完全不懂此字,原來ABASE 意即卑躬屈膝,是verb,

例子: “I watched my colleagues abasing themselves before the board of directors.”

Wordle 的確不需要英文好,不過是考英文,邏輯, 推理,從而學英文。

好些例子是英文邏輯也不能破解的,
例如:
_ H E _P 已中, 我常試過CH開頭,TH 開頭,剩下的機會就是SH, 不過S已是一個不在迷底中的5個英文字母,所以SH也沒有可能。

此題,我想不到,但又未投降。

第一個介紹我玩Wordle 的人是我的大學朋友,不過我不是因為她才迷上Wordle, 罪魁禍首令我跌進此坑的人是五哥(魔鬼小編), 她寫了2 篇Wordle, 分享了她自己的一些戰績,就是如此⋯

好吧,我試試

一試,她說不難,我認為難的,大學朋友跟我差不多水平,我們試過,2行就中,又試過3行已中,不過通常5行才中居多,6行或完全不中當然也不少。

我們二人一起玩wordle, 一起學習,趁機聊天,才發覺原來大家兩年沒有促膝談心,她媽媽病了,家人的病中日光,令她成熟了很多。年初一的晚上,她細說了很多事情,我不禁欣賞她的逆境韌力,從前的她很自我,如今的她很柔情,少了自我頑固的剛烈,也少了份儍勁。

一起玩Wordle, 有些題目我比她破解得快,她說不要告訴我,「我要自己思考。」(從前的她,常常偷看我試卷)

Wordle 屬難之中又帶些不難吧,困在難題下,下一題又會簡單易破些,難度的彈性鬆緊有至,牽引著你邁向明天。

像人生,人生是難,苦辛之間總有些甜甜酸酸,令你繼續面向將來。

此文寫於年初一,但發佈在年初二,假如此刻你經歷著某個階段,什麼也好,願度一切苦厄(合十)

送上漢禮書店的一副新年卡通漫畫 「觀虎心無畏,心安苦不侵」

祝身體健康,幸福平安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