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雜無章~(21) 無聊日記

有日在商務印書局打書釘, 現在還去商務? 是的!近我家,而且可享受免費冷氣,心態像那些公公婆婆坐在商埸大半天,佔領公共長椅,抬頭是無敵大電視, 商埸冷氣又比家內冷氣更清爽透心,什麼也免費,問心無愧。從前是商務VIP, 是很多年前的往事,此情已成追憶,因為消費模式已改變,通常在商務看到適合的書,就會上ebook 平台購買。 如果離開住所區域,當然就要支持本地的獨立書店。

打書釘時,我會隨意找些平常不看,也不會買的書來快閲。據說日本老人問題嚴重,《老人詐欺》一書就揭示了日本人口老化,老人常常淪為電話欺詐集團歛財對象,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犯罪集團都是以青年人為主謀。 作者鈴木大介分晰從前日本職場採用終身制,現今的老人在那時代都能成為幸福的一羣,生活舒適,無憂無慮。終身制被屏棄後,再加上九十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日本又迷失了廿多年,年青人大都缺乏上一代的經濟充裕,仇老,仇富,貧富懸殊更成趨勢。 放下此書, 又看到另一本書,忘了書名,不過其中有篇說日本老人打發時間的方法就是跟詐騙電話聊上半天,不上當,更不會給予任何銀行户口資料,就是誘着對方聊天,甚至邀約騙徒明天再打來。

星期天下午,本來吃過早餐就打算閲讀胡遷的《大裂》, 此書昨晚才看過一章,不得了,很重調,但折射出社會中的政治無奈,和人性的壓迫。電制啪一聲的熄掉,周遭瘋了,作者就在暗黑中立站,非常未日感。胡遷在17年自殺身亡,有傳是被生活桔据而迫死。 他曾在微博這樣說:「這座城市有一百六十多萬青少年,我想,我是他們之中活得最為齷齪的百分之五。」不過,可能就是此困局令他的作品如此窒息,梵高也是陷於精神困苦才成就《星夜》, 《有烏鴉的麥田》 等名作。

繼續閲讀前,在signal 忍不住和老友極度讚嘆《大裂》 ,一拿起手機就手機業障發作,愛不釋手,看看新聞,又看看Wordpress,知道「無法」 在matters 更新了文章,又去matters 看看,常常只看不留言,成了個漆黑的跟踨者,好像不夠光明,而且每次comment 明明應在無法的matters 留言,我就去五哥(魔鬼小编)的Wordpress 以《城市論壇》式的轟炸,實在是搗亂。

趁星期日空閒,就申請matters 帳户,正式追踨「無法」。五輪email 印證,在matters 有了自己地方,即時follow 「無法」 再like posts (拍手掌) 欲留言時,原來初來者是失聲,不能留言,要得到15次讚賞才能解鎖發言功能。 真是很新奇的規條!

不要緊,我的專長就是煩擾contact us。
我: 其實你們是怎樣玩的
我: 又話有人,原來冇人online
我: 但又read 了

即時有人回話 (typing 中)
我: 還好,不是已讀不回

談話一輪 (其實是把幾條link 傳給我) 我大概明白內容,最後我發覺原來我去錯人家地盤瘋狂諮詢。那個contact us 原來屬於likecoin 而不是matters。 我這人真屬盲投訴,投訴本田,就去了豐田客戶中心大肆評論,不過likecoin好像和matters 是有多些關聯。我又問:「那其實怎樣才可發言?要得到人拍掌,是否?」 對方回:「是」

我大概明了,立即在matters 發佈一篇數星期前的Wordpress 舊文。 6 分鐘後「liker social 編輯組」 就拍了掌(即是like) 我的發言權就被解鎖了。

有了聲音,真好! 另一方面的「好」是和likecoin contact us, 來來回回通訊,打發了一整個下午。原來日本婆婆是對的,誘餌人家談話,實在令星期天有所成就。

千與千尋的湯婆婆
廣告